無一不還

自给自足,冷西皮一样有春天。呵。
❤❤❤❤❤❤❤❤❤❤❤❤❤❤❤
多年的故人,也不过是多加了那么一笔,终究成了敌人。
来者即是有缘人,且喝杯清茶吧。

【剑三/策藏】弱水(上)

呜呜呜呜呜,男神给写的花谢和浅笑肉文………翻滚………太棒了………你这名字码打得根本不厚啊23333

满城风絮:

给 @無一不還 的生日贺文~


结果到了儿童节,一并祝儿童节快乐,天天吃到CP糖~


不要吐槽我的效率233 因为腰伤躺在床上码字也是很拼的。


原型你懂的~这两位也是另一篇策藏文的配角,里面的内容之后会有牵连。


当然写了万余字都在我的硬盘里,并没有放出来


上篇是铺垫,下篇要开车好紧张!






============================================


弱水


【策藏】


谢妄X叶轻寒


 


已是夜半时分,偌大的凛风堡几乎只有换班巡逻的守卫来回走动的脚步声。城墙上间隔有序燃起的火把,让这座屹立在昆仑山巅的坚实堡垒在夜里看起来更加遥不可及。


然而叶轻寒并没有入眠,他还在书房审批着下面人送来的任务汇报。本来这些应该是凛风堡主亲自完成的事务,虽说平时那人也就只是在他批过的折子上随意地按按堡主的名章。


只不过……


那人已经三个月没有音讯了。


叶轻寒侧过脸看着书房空出来的软榻,平时那人就那样侧躺在榻上,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处理折子。刚开始叶轻寒还能装作毫不在意,直到那人的视线越来越灼热,他实在坐不下去了顺手将折子甩过去也变成了常态。还有些时候,叶轻寒会故作冷淡地板过脸去,也不是没有提起轻剑刺过去的时候。


但是无论叶轻寒作出何种反应,结果总是同样的。


他会被那个人摁在软塌上换着姿势操弄着,无论是反抗还是求饶都没有用,直到那人餮足之后才会放开他。然后神清气爽地在那些繁琐的任务书函上盖上自己的名字——谢妄。


只不过谢妄离开凛风堡已经三个月没有音讯,那平日里承载着两人激烈情事的软塌此刻不免显得有些冷清。他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思绪,将视线拉回眼前的文书,发现这文书中竟夹着一张纸条书有寥寥数字——“已归,勿念。”


苍劲有力的字体,是谢妄写的没错。


叶轻寒再看那文书的署名,单单一个“叁”字。他小心地收好了纸条,又给夜灯重新燃了一支烛便独自往凛风堡后走去。他一路绕过守卫,来到了凛风堡山背向处的领地,这里鲜少有人出没。若是新入凛风堡的人,怕是都不会知晓这处禁地。


果然,那人正坐在门前的石阶上擦拭着那把焚海。月光倾洒之下,焚海本身泛出幽兰光芒显得更加深邃。那人看到叶轻寒的到来,将焚海放在一旁,一副想迎上来的期待样子。然而叶轻寒毫不买账地将那折子往他身上一甩,“如此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谢妄轻轻叹了口气,“某身经百战,从未避战。”他知道在自己这音讯全无的几个月里,要打理整个凛风堡上下事务的叶轻寒有多累,心里有气也是应该的。所以当他用瑶台枕鹤躲过醉月的时候,还是悠悠然地使了一个守如山,堪堪接下了叶轻寒那一记愤怒的云飞玉皇。又是几个回合过去,谢妄的防御技能基本都交了个遍,他一边用着轻功躲闪着一边观察着叶轻寒的神色。终于在叶轻寒想用峰插云景把他推开之前,先一步地绕到了叶轻寒身后,然后一把抱住了叶轻寒,“可有舒坦些?”


叶轻寒刚想挣开身后人的禁锢,却突然闻到一股血腥味,“你受伤了?”


谢妄闻言笑了笑,将搂在叶轻寒腰上的那只手紧了紧,“你当我是谁?”


听到这番回答,叶轻寒便知道谢妄肯定无碍。别的不予置评,叶轻寒对于谢妄的武学造诣还是十分佩服的。毕竟,恶人谷传闻都说谢妄以个人武学巅峰之艺登上凛风堡的顶峰。而当年叶轻寒则是亲眼看过谢妄以轻甲红缨枪战胜了无数对手。更别说现在一身铠甲手持焚海的凛风堡主了。


“是是是,你是凛风堡主,武统昆仑。”叶轻寒将重剑插入地中,“你再不回来,底下人就要拥着我取而代之了。”


“本来就是你的,”谢妄将头埋在了叶轻寒的颈间轻笑道,“何来取而代之?”


“少说胡话。”颈间是叶轻寒的敏感带,谢妄呼吸说话的气息都湿湿热热地扑在他皮肤上。在深夜冰天雪地的昆仑愈加让人无法忽视。


“凛风堡,是你的。”谢妄贴着叶轻寒地耳朵说道,接着吮了一下叶轻寒的耳垂,听到对方发出的细小呻吟之后满意地加上了一句,“你,是我的。”


“谢妄你今天玩什么………嗯…花…样?!”叶轻寒想转过头去看看这个平时话少的闷葫芦今天发了什么疯,却一下子被谢妄的动作制住,连说话的尾音都变了调。


谢妄正用牙齿轻轻咬着他颈侧的那块嫩肉,稍微留下了点牙印之后又用舌尖一遍遍地舔舐,继而用双唇贴着吮吻着,直到留下绯色的印记。若是凛风堡众看到这一幕,恐怕都会以为自己得了失心疯。平日里那个周身的压迫感让人窒息的凛风堡主,现在好似撒娇一般地整个人靠在叶轻寒身上,用脸颊蹭了蹭叶轻寒,整个人仿佛一只温顺的大型犬科动物。


而叶轻寒趁他收了力,推开了揽在自己腰间的手向前迈了一步。


“轻寒……”谢妄看着距离自己一步之遥的人,有点吃不准他是否还在气头上。


叶轻寒径直走到了禁地那件宅子前,推开门对身后人说了一句,“愣着干嘛?”明月清辉让他的一袭白衣也好似裹上了一层轻纱,点点幽光。


谢妄看着那人泛红的耳根,勾起嘴角便跟了上去。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3 )
  1. 無一不還满城风絮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呜呜,男神给写的花谢和浅笑肉文………翻滚………太棒了………你这名字码打得根本不厚啊23333

© 無一不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