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一不還

自给自足,冷西皮一样有春天。呵。
❤❤❤❤❤❤❤❤❤❤❤❤❤❤❤
多年的故人,也不过是多加了那么一笔,终究成了敌人。
来者即是有缘人,且喝杯清茶吧。

[周黄/微叶蓝]刀剑笑·弎(完)

三四杯淡酒
弎。

晌午,太阳最肆无忌惮的时候,知了早早隐没下声息,偶有路过的风,也带着灼人的热气沉沉地压在人肩上。
好在蓝河的屋子安在城南的桂子坊,坊边儿上有一条河,是护城河的分支。
别瞧他这户型小,当初梁易春可是特地来为得意爱将选的地儿,只为清凉的河水从地下引进院,能在老桂花树旁边围个池塘,再养上几尾鱼,说不出的诗情画意,最关键是夏天有汪水能或多或少的消消暑,就连叶修都没少惦记——来杭州城这两年,叶神时不时就来串门避暑纳凉兼蹭饭,还怂恿蓝河把池子里的鱼杀了下酒,理由是吃了桂花的鱼,香!
逼得蓝河把观赏的锦鲤换缸养,再把食用的草鱼、鲢鱼、鲫鱼等放池子里喂,每天定点定时地撒桂花。

上辈子到底是欠了他多少钱啊。
暂时卖身到兴欣客栈的蓝河苦大仇深地洗着碗。

对比着看正在休息养伤快变猪的黄少天,此刻卧在廊间的椅榻上悠然自得地吃葡萄,嘴巴还忙里偷闲地附庸风雅几句。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等蓝河回来,可以建议建议他在右边儿的那堵墙上种蔷薇,石桌那儿再修一花架种藤萝,嗯,葡萄也不错,还能吃。不然这院子还是略空呀。”

“咦?都这点儿了人咋还不回来?不会是迷路了吧。啧啧,光那张脸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路痴碰上哑巴,被伢婆当猪仔卖的命。”
黄少天把剩下的小半抓葡萄放回盘子,自言自语地揉起肚子。
呃,水果吃多了,有点小撑。

话音刚落,一人就翻墙进院,手法怎一个干脆利落,内行人瞄上一眼就知道是道上的行家里手。

“喂喂喂,我说周泽楷大门不走你翻墙小心隔壁邻居报官抓你充军到西南山沟搬石头。这都啥时辰了怎么你才回来乌龟都比你快还是你故意要饿死我这样你就可以拿到那玩意儿了?我可以清晰明白准确地告诉你千万别痴心妄想!”
黄少天大老远就瞅见那人左手提着食盒,右手抱着大包小包的零食小吃,顿时浑身上下来了劲儿。

“手没空。”
简单的一句解释完,周泽楷把食盒放在他榻边,再把零食从袋子里面一一拿出放在旁边的几案上——豆腐脑、桂花松糕、糯米豆沙球、景亭的鸡汁蒸包、五珍虾饺……
一小袋接又一小袋,一小碟接又一小碟,勾得黄少天食指大动,馋得是不得了。再三权衡吃的顺序以至于不会让自己过早落败后,他首先伸手向滚圆的糯米球抓去。
结果,扑了个空。
可他黄少天是什么人?且是一点小挫折就能打败的?
放弃掉糯米球,他立即把目标切换成了鸡汁蒸包。
眼见着就要得手,最终还是慢了一拍,被周泽楷抢先拿走。
继续豆腐脑……被拿走。
继续桂花松糕……继续被拿走。
接着是……我操,要不要连蒸笼都一起拿走啊!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直到几案上空无一物,而周泽楷怀里的纸袋又重新满实满档。

“姓周的我问候你全家!你他娘的故意调戏老子好玩?!”
充耳不闻黄少天的谩骂,周泽楷从容不迫地从袖兜里拿出一张纸,他看一眼纸上的内容,接着再看一眼袋子里的食物,还照着字读给黄少天听。
“受刀伤的病人,不能吃海鲜,容易上火伤口感染过敏。”虾饺、蟹黄包不能吃。
“不能吃糯米,会留疤。”豆沙球、松糕不能吃。
“不能吃鸡肉,活血,伤口凝不住。”蒸包、叫花鸡、卤鸡心不能吃。
“不能吃……”
“你够了!见鬼的刀伤这不能吃那不能吃,谁害的?谁拿飞刀在我身上当靶子插着玩的?你他娘的还买这些回来招惹我?挑衅?宣战?想打架直说大爷满足你!”
若不是行动和功体受限,黄少天早就跳起来抽出冰雨和这混蛋拼以老命。
罪魁祸首却毫不知错,一派无辜相地冲着火冒三丈高的黄少天眨了眨眼睛。
“是你、让我买的呀。”
说着他把安文逸给的饮食注意事项沿着折痕重新叠好放回兜里,然后拿出另一张同样保存完好的纸,递给恼羞成怒的黄少天。

黄少天瞬间消了气焰,无语地和眼皮子底下那张自己亲手写下的白纸黑字干瞪眼。谁叫他起了个大早特地列了这一大堆食物的清单条子,只为故意刁难周泽楷,让他在杭州城内直转悠,不跑死也累个够呛!
嘿,没想到他还真买回来了,一样都不少的买回来恶心人。

“那我能吃什么?”
自己造的孽也不能怪现世报来得太快,气归气,总不能和身体过意不去,不好好的恢复,怎么找这小子算总账。黄少天收敛好火气问道。

“嗯……”
周泽楷想了一会儿,然后把盘子里那小半抓葡萄体贴地放到黄少天手里,还冲他笑了笑。
“水果。”

“……”
黄少天敢对天发誓,和这人说话才是真真儿的作孽自己!

 

临近傍晚,暑气渐消,一道玫瑰色的晚霞在穹幕铺散开,煞是好看。
蓝河带人抬着轿椅进屋时碰见黄少天赤脚站在池子边帮他喂鱼,一身洗得快泛黄的短褐在霞光里映染成了紫,抵背的长发用灰白麻绳在脑后随随便便揪了个马尾……
蓝河的脑子下意识想起了那位在打开张起就和兴欣抢生意的大光明栈说书的温老头,他最喜欢念叨的一句子——三分惊艳,三分潇洒,三分惆怅,还有一分不可一世。

黄少天可没蓝河那千回百转的思绪,单从一件粗布麻衣就大脑开拓到赏金猎人的生活不好过,江湖险恶,人心更险恶,黄少只身在外银子够不够花,饭吃不吃得饱,有没有被人欺负……
他就纯粹的吃饱了睡足了,闲得无聊拿食物在喂逗鱼。

咦?欺负黄少的那人呢,咋没在?
脑回路撒着丫子跑了大半圈,蓝河终于发现少了的是什么。

虽然蓝河知道叶修和周泽楷做了一笔交易(内容不知),导致周泽楷这段时间一直守在黄少天身边寸步不离、唯命是从。不过他和黄少天可没认为对方就这么简简单单从大尾巴狼摇身一变成摇尾巴狗,任务还没完成,所有人都清楚明白地记着。
纵算叶修解释说这次是上面秘密下达的双向任务,相关卷宗文书全部密封锁死在联盟的特级资料库内。老冯对黄少天隐瞒了任务的双向性,他也对周泽楷隐瞒了任务物品的具体性,只告诉其名唤曰“血琉璃”,这就是公平点。
个中由头黄少天全明白,若双方换位,他不保证会像周泽楷一样留对方一条活路,所以他全然理解,更不怨如今这半残半废的模样——棋差一招他认栽(迟早会痊愈)——但不影响他讨厌他。

“小蓝你省点力气,那家伙被我使唤去醉仙楼买米糖糕了。”
察觉到蓝河伸长了脖子在四处找人的小动作后,黄少天好心地阻止了他。

“醉仙楼?!那,那不是……”
“妓院嘛。”

“安文逸不是说受刀伤的病人不能吃糯米,我又想吃甜的,琢磨了大半天才想起醉仙楼的米糖糕是拿桃溪产的桃花米磨浆而制,纯天然无污染还自带桃花香,于是就让他去咯。有问题吗?”
黄少天学着周泽楷朝蓝河无辜地眨了眨眼。

“没问题。”
黄少啊,你还是乐此不疲地在整他呀,他也孜孜不倦地让你整呐,就不知道最后到底又鹿死谁手啊。
亲眼见证了这几天黄少天和周泽楷二人的斗智斗勇,蓝河觉得坚持不懈与敌人做斗争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精神,继而他又想到了早就想放弃对某大神抵抗的自己……没可比性,还是不要想的好。

“对了小蓝,我在想一件事。”
黄少天突然笑得一脸算计,就欠把“我要坑人”的注释纸条贴在脑门上。

“什么?”
黄少你要做乜嘢黄少!我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
蓝河被那双亮得冒绿光的眼睛,盯得发冷汗。

“老叶不是喜欢这池塘的鱼吗?我们每天喂它们一点砒霜,一点一点又一点,然后等老叶吃了我们蓝溪阁就为民除害造福苍生有功于社稷……”
黄少天一扫前一刻的阴险奸诈,他大义凛然地同蓝河侃侃而谈,那架势那气度,整一个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豪迈。

“黄少,晚膳安排在兴欣,魏老阁主亲自下厨做了你最喜欢的菜。”
蓝河知道黄少天是在说笑,所以在心底自顾自地抹了一把脸,没有接他的话头,反而把晚上的安排向他做了汇报。

“我就知道还是魏老大对我最好,走吧走吧,看我把叶修吃穷。”
黄少天也变相略过下毒计划不再提及,自觉地坐上轿椅。这没什么好矫情的,有伤在身,不能剧烈活动,走路都是按步数在算,若真逞能从城南走到城东的兴欣客栈,只怕半路还没到,他就需要安文逸前来急救了。


黄少天前脚踏进兴欣客栈,刚坐下准备喝一口乔一帆泡的普洱,周泽楷后脚就踏进了门槛,后面还跟了四只莺燕。
做正当客栈生意的陈果,哪近距离接触过这些花枝招展披红黛绿香肩半露……还冲着自家大堂顾客抛媚眼的青楼女子。她急忙从柜台里钻出来高声询问着“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肇事者周泽楷支支吾吾半天只说出三个字“来看人”,然后就把目光锁定在了抱着肚子大笑,就差断气的黄少天身上不挪窝。
感受到周泽楷的强烈的视线攻击,黄少天在第一时间止住了笑,和他互瞪起来。
陈果毫不犹豫地送了两枚白眼给他们,幼稚。
转眼一瞧堵在门口的四位传说中的醉仙楼招牌,陈大老板心下又开始淌泪,周大侠你的语言天赋能有你打架斗狠时的一半就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了!还有为什么每次这种要命时刻,叶修那群人都不在?!诶,一帆呢?
找了半天陈果终于在最外围找到了小脸通红的年轻人。
这个月我一定要扣那群老不羞的饷钱。

杭州城的男人都赞醉仙楼的如烟姑娘不仅漂亮还最善解人意,赠名“知音”。
所以在男人们间风评一路言赞的如烟姑娘首先站了出来,帮本就不善言辞,此时撇下众人和(姑娘们一致认为的)自家情人眉来眼去的周公子做了解释。

“周公子来醉仙楼买米糖糕,被妈妈当成了寻欢的客人送进了见喜姐姐的屋。”
有人帮忙说清来龙去脉,周泽楷松了一口气,听着如烟的说词,时不时地点一下头表示“对,她说得没错,就是这样”。

“逢巧楼里请了画师给姐妹们画新像,见喜姐姐对新画的也不喜欢,还跟妈妈闹着情绪那肯待客。”
姑娘堆里有一个穿着鹅黄裳子头戴短扇的姑娘听到这儿,不好意思地重咳一声,惹来其他姑娘轻笑。

“接着……”
“接着这位神通广大才貌兼备的周公子就给你见喜姐姐重新画了一张,博得美人一笑。”
黄少天边嗑瓜子边冷笑地把故事续了下去。
“然后就不止见喜姐姐,其他姐姐们也找了周公子画像。我说的是与不是?”

“公子你这一声姐姐奴可不敢当。”
被称之为见喜的姑娘言笑晏晏。
“不过既然叫了这声‘姐姐’,那奴也还公子一个情。周公子此番去往醉仙楼奴敢用身家性命作保,除了画像,绝没做任何对不起公子你的事。”

“啊?”
周泽楷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

“对的,周公子说他惹恼了家里那位于是来买米糖糕赔罪的。”
如烟赶紧帮腔。

家里那位?
黄少天同样意识到这称呼有点不对味,于是他转头又瞪了一眼不远处,想开口辩解却奈何无从着手,一脸无措尽显的周泽楷。

“我们想着周公子家夫人是有多好命有这么一个相公,结果周公子说不是……”
“喂!”
见自家姐妹失言,见喜立即出声打断。

夫人?相公!
周泽楷和黄少天这下知道什么地方不对了。

“不是什么?”
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罗辑,坐在柜台内,不怕死地把旧事重提。

“呵呵呵呵呵。”
四位姑娘银铃般的笑声荡漾开,那眼神也跟着荡着往黄少天的方向飘。
当然不是女人啊!
可没人敢把这话公诸于口。

“那你们来这里干嘛?”
陈果强忍着笑,她是把事情经过猜得八九不离十,但不妨碍她幸灾乐祸地明知故问一下。

“楼里的米糖糕所剩不多,我们姐妹就下厨房动手做了一些,然后就跟着周公子送来了。”
姑娘们口径统一地作答道。

“他有手有脚,又没受伤,干嘛要你们送?”
状况外的罗辑继续勇敢地做有疑问就提出的好孩子。

进门就说了是来看人的嘛。
姑娘们再次把目光投向了黄少天。

“周,泽,楷!”
以黄少天为中心,剑气铺天盖地地袭向周泽楷,同时他左手掌心泛起了一道耀眼的光,一把剑柄从那道金色的裂缝中慢慢凝聚成形。

那是——
众人瞠目结舌。
光剑冰雨!

黄少天昏迷时安文逸曾检查过,在他左手掌心有一道淡金色的符文,据叶修证实,那正是冰雨剑灵的刻印——金色的符文铸就剑柄,再由剑柄向上蔓延构成骨架脉络,最后结合空气中的水形成淡蓝色透明剑身,所以冰雨被人夸赞会隐形,其实这一点都不是夸张,因为它本身就无形!

也在这一刹那,千机伞的银光泛起,叶修把处于撑开状态伞往黄少天那儿一丢,暂时压制住开始暴乱进行无差别攻击的剑气,跟着扯着嗓子喊了一声“老魏”,下一刻整个兴欣客栈地面显露出一个黑色的阵法,黄少天的剑气被收拾得一干二净,还没成型的冰雨也化为齑粉碎了一地。

“功体恢复得挺快嘛,都能出剑了。文逸去瞧瞧,应该没死透。”
及时扼杀掉一场战斗,叶修收回千机伞指挥安文逸察看黄少天的情况。

“没事,消耗超支昏过去了。”
安文逸把完脉告知众人不用担心,哪怕这屋子除了身处后厨看火分不开身没有亲临现场的魏琛,其他人完全没表现出哪怕一丝担忧。

“有前途,能让少天把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功体毫不犹豫地放了,你是第一个。”
叶修拍拍周泽楷的肩,这年轻人果然没选错,从头到尾站在原地没有挪动一步,如果方才少天能出剑,想必他是准备硬吃下那一招。
“哦,这是那四个醉仙楼姑娘让我转交给你的,说是有机会能帮到你和你家那口子。看不出来呀,以后对人家好一点。”
说着叶修把一翠色的瓷瓶扔给周泽楷,意味深长地留下嘱咐便往后厨晃了去。

老魏肯定急着要找自己谈人生呐。


黄少天醒时天已经黑透,从窗户看出去还能瞧见有几颗星星在闪。
他强撑着身子坐起来,四肢百骸却叫嚣着对他说“不”。
试问久不运动,突然人来疯绕着杭州城跑了三圈,第二天睡醒后享受到的是什么样的滋味?
黄少天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这味道非常美妙,美妙得想杀人庆祝一番。
想都不用想,黄少天就知道这屋子是兴欣客栈的一间客房,因为墙上挂着装裱好的“兴欣客栈,欢迎您”五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推开房门,一系列声音就从楼下大堂传了上来,看来这屋子的隔音效果还不错。

“哟黄少醒啦!”
方锐注意到黄少天下楼,第一个吆喝起来。

“臭小子饿了没,来尝尝你老大我的手艺。你看老叶那肚子上的膘全靠我养出来的。”
魏琛伸腿踹叶修示意他给黄少天让座。

“干嘛干嘛,这可是我固定专座,风水好不能随随便便让的知道吗!那谁,小周你们那边不是挺宽敞,让让就有位了。”
叶修一边一脚踩上老魏踹他的腿,一边教导对桌的后辈们要懂得谦礼。

周泽楷在方锐嚎出那一嗓子之前就发现了黄少天,一早就做好了腾位置的准备,岂料黄少天不拿正眼瞧他,直径走到了蓝河旁边。

“老叶你过去点再过去点我们蓝溪阁的当然要坐在一起同仇敌忾,小蓝这些日子对我照顾有加不能让你欺负了他去!诶诶诶魏老大你这是做得什么菜晶晶亮亮挺好看的不过味道怎么样干不干净啊吃了不会歇菜吧。”
“嘿臭小子怎么说话的呢,尽管放开肚子吃,吃出问题小安不是在这儿的吗,死僵了都能把你从阎王那儿拽回来怕个屁。”

安文逸抬抬眉头朝叶修递了一个眼神。
我能下药毒死他们吗?

叶修接到讯息后朝他眨了下左眼。
跑路的船我会准备好的,勇敢地上吧,年轻人。

“老叶不厚道啊,小蓝还在旁边坐着呢你就勾三搭四和别人眉来眼去?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方锐行侠仗义为蓝河打抱不平。

“我操操操操操操!叶不修你太过分出门走走走单挑单挑单挑单挑!”
魏琛顺手一巴掌把预备从长登上蹦起来的黄少天又拍了回去。
“魏老大我看错你了居然帮老叶我可是你一把鼻涕一把泪带大的没想到嫁出去的媳妇儿泼出去的水……”

“门口要饭的狗蛋一板凳就把你撩翻信不信?你要打行啊,去和他试试。”
魏琛拿起烟杆抽了一口对黄少天说。

霜打的茄子什么样?
没见过?
喏,黄少天,就那样儿。
包荣兴对罗辑科普道。

呵。
这是周大侠对他生动形象具体的描述给予肯定。

“好了好了,我们接着来玩行酒令。”
热闹看够了,再由着他们不消停,这份祖业客栈恐怕今天是要折了去,身为老板娘,陈果在某些层次上还是有点发言权。

“刚才没记错是老大输了吧。”
包荣兴敲着碗提醒,结果换来叶修一记眼刀。

包子英雄,纯爷们,大丈夫,真男人。
众人纷纷暗自送来赞歌。

“说吧,哥的光辉事迹尔等想知道什么?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叶修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从怀里也掏出了一杆烟袋锅,和老魏一起开始吞云吐雾。

“呸,谁想知道你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
黄少天代表群主提出反对意见。

“有你的事吗?你有参加上一轮吗?没有瞎起什么哄一边儿玩泥巴去。”
叶修以代表不够资格驳回了上诉申请。

“我想知道你给周公子的纸,写了什么。”
够资格的蓝河开口问。
上回把黄少扒了个精光又潇洒走人的事,他可记得一清二楚连做梦都在想。

“这……”
叶修望向一群脸上写满了“你快点说啊别喘气了”的家伙,微微一笑。
“关乎到职业操守不能说。”

虽然叶修经常说话能噎死人,但一旦和职业操守扯上干系,在这点就没人会质疑他。不过既然提到了“职业操守”,这件事就有点意思了。
难道和联盟有关?
是新的任务?还是上面传达的关于“血琉璃”新的消息?

“中间人不能于外人透露任务相关,受委托的猎人可没这条规矩。既然你不能说,就让他来说。”
黄少天直勾勾地盯着周泽楷看。

“我没输。”
周泽楷平视回去,语气还是不愠不火没有情绪起伏。

“你很快就会输。”
黄少天肯定地说。

“有意思。”
叶修刚想在桌檐磕嗑烟锅子,余光就瞥到陈果怨毒的眼神,作势又收了回去。
“报药名报时历都太简单,新一轮来点难的,拆字令。”

“什么是拆字令?”
包子问旁边的罗辑。

“拆字令又称拆字贯成句令,把一个字拆开成一个句子,再把另外一个字拆开又成为一个新的句子,最后以一句诗结尾。”
罗辑解释道。

“好复杂,老大我没读几天书,能不能申请退出?”
包子提前敲响退堂鼓。

“那等下输了的人回答问题加罚酒一杯,你喝两杯。”
叶修点点头开后门放行。

“客栈属老板娘最大,理因老板娘开始。”
魏琛给陈果戴高帽子。

“你……来就来,从左往右跑一圈啊。”
陈果安排好顺序。

陈果:“晶字三个日,日寺即成时,日日日,好花看到半开时。”
乔一帆:“众字三个人,云鬼则成魂。人人人,挂断波心碧树魂。”
方锐:“鑫字三个金,木寸便成村。金金金,牧童遥指杏花村。”

“欲品来三口,一人为主住。口口口,满斟绿醑留君住。”
叶修为蓝河斟酒一杯。
兴欣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我的也一样。

“品字三个口,水酉配成酒,口口口,劝君更尽一杯酒。”
蓝河把盛满酒水的瓷杯推回到叶修面前。
叶神别闹。

“腻歪太腻歪了。”
魏琛忍不住摇头鄙视。

“各位好雅兴。”
肖时钦与孙翔从后院进入大堂后,被一片整齐划一的诧异目光从头洗刷到脚。
“咳,大门锁了,所以只能另辟蹊径,失礼失礼。”

“无事不登三宝殿,大晚上的小肖你不会是来串门蹭饭的哦。”
“嘉世还没那么穷。”
“那可不一定,哥走后你瞧他们那业绩。”
“吹,你就接着吹。”
叶修和魏琛一唱一和地再次把肖时钦洗刷了一遍。

“我是来送信的。”
肖时钦笑笑,完全不介意叶修和魏琛的话锋语箭,还顺手把打了鸡血的孙翔拉住,不让他用毫龙破军轰叶修那张虚胖的脸。
“从蓝溪阁总阁加急发来的喻文州亲笔信。”

“什么?!”
这回轮到黄少天打鸡血了。

肖时钦保持应有的气度地把信交给黄少天,然后带着孙翔打开正门走了,临走前还说了句。
“这次各位送的礼,我会换回来的。”

黄少天那还有空管他有没有机会礼尚往来,他一门心思扑腾在喻文州的信上。火急火燎地撕开信封,然后他再次被震惊到,因为这封信大部分是写给周泽楷的。

信的大概内容是喻文州感谢周泽楷接了他悬空已久的赏金单子(把黄少天安全送回蓝雨总阁),作为交换条件,蓝雨会把“血琉璃”作为报酬支付给他。当然关于他打伤黄少天的事,这笔交易完成之后蓝溪阁会和轮回慢慢算。最后感谢肖先生和嘉世集团,把黄少天的行踪告知,顺便还捎了一张银票当劳务费给叶修,谢谢他把任务介绍给周泽楷。
哦,信的末尾还有一句话是喻文州给黄少天的。

——黄副阁主,我在蓝雨等你。


救……命啊!
黄少天绝望地看向对目前局势尚不明所以的周泽楷,两眼一黑,再次晕了过去。

 

   第三章·完

-----------------------------

注①:关于拆字令相关参考度娘,那些句子也是抄的http://www.360doc.com/content/11/1110/22/8110768_163440167.shtml

众人的座位安排如下:   

   唐柔、安文逸、莫凡、罗辑、包子、周泽楷
陈果                               
   乔一帆、方锐、叶修、蓝河、黄少天、魏琛

苏沐橙在外出任务,所以没在,以上。

 

评论 ( 3 )
热度 ( 15 )

© 無一不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