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一不還

自给自足,冷西皮一样有春天。呵。
❤❤❤❤❤❤❤❤❤❤❤❤❤❤❤
多年的故人,也不过是多加了那么一笔,终究成了敌人。
来者即是有缘人,且喝杯清茶吧。

[苏兰]压寨夫人02

幕二:

 

“我不是让你看着他吗?他什么时候走的你居然都不知道!”方兰生怒气冲冲地训斥着方青。

 

在这深山老林里,虽然是官道,但在官道上被打家劫舍的多了去了,不久前他们不是才逃离追杀吗,好不容有座大山可以靠,居然就这么被放走了!方兰生气得踩到一颗石头“啪叽”摔了一跤。

 

“少爷,你没事吧少爷?!”

 

方青强忍着笑把方兰生扶起来,这事儿真不能怪他,明明少爷念经时那位黑衣少侠还在旁边站着呢,谁料等经文念完再转头一看人就不见了。

 

“少爷,那位少侠身手如此不凡,能以一敌百,他会不会是上天派下来保护你的守护神啊?不然他咋说出现就出现,说消失就消失?连个影子都找不着?”

“守护神?你见那个守护神会迷路饿肚子的?我方家世代经商,虽不是富可敌国但也算是富甲一方了,像木头脸那样的穷酸神出在我们家?当心老祖宗半夜跳出来抽你!”

“阿弥陀佛,少爷你可别吓我!你知道我最怕那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了!”

 

好在方才的战斗中马车并未受损,赶鸭子上架的方青架着车东歪西拐跑了几步后也逐渐上手,只有主仆二人在方兰生也不再一个人窝在车厢内,他开着车门靠在门边和方青边聊边赶路。

 

方兰生记得徐舟说过再走五里就能到幽都城,他身上的文书官谍财物均在,所以等到了幽都城,方兰生打算再雇佣几个护卫和向导送他去乌蒙灵谷。算算日子已经是四月初五,离皇帝下旨命他上任的日子只有两月余,方兰生看着地图思索,幽都城距乌蒙灵谷可不近,只要后面的路程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平平安安的,那么他还是能准时上任。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方兰生打心眼里觉得自己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不然才遇到追杀没多久这心脏还没平静呢这打劫的又找上门来了!都说少数民族民风彪悍,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这二八少女当山贼头子不抢财不害命只抢人,还敲锣打鼓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方兰生要被抢去当压寨相公似的。

 

“少爷我说什么来着吧,你还不信!现在被人抢去当压寨相公了吧!”方兰生狠狠地瞪了方青一眼,然后在心里嘀咕着说这帮山贼咋这么不专业,人都绑了多塞一张抹布把嘴巴堵住不行吗!

 

风晴雪很开心,因为瑾娘姐姐真没骗她,让她在等了十二天后终于等到了她的“救命之星”。

 

“晴雪,你真的要这么做吗?”静虹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好友。

“当然!瑾娘姐姐不会骗我的。”风晴雪回答得理所当然。

“但是,对方不答应怎么办?”

“大哥说他会有办法,让我不用管,只需要做好准备跟他去中原长见识就好了。”

 

被妹妹赋予绝对信任与依赖的风广陌正不负妹妹所望地端着饭菜进了客房,见被绑着的主仆二人一脸戒备地盯着自己,风广陌立马脸上堆笑和他俩道起歉来。

 

“哎哟哪个不长眼睛的家伙把二位贵客这样绑着,贵客别气啊,我待会儿就去罚他们。”说着便帮他二人松了绑,“贵客赶了一天的路饿了吧?快用点饭菜,我们中皇山的的东西虽然比不了京城,但在邯郸这一片儿还是很有名的。”

 

“你们是谁?为什么撸我们上山?”古话说出手不打笑脸人,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方兰生拉着方青站到桌子的另一面儿和风广陌保持着距离。

 

“在下风广陌是幽都城的十巫之一,今天‘请’二位上山的是舍妹晴雪,他是下一届的灵女候选人。”

 

幽都城的事方兰生有做过大致的了解,他知道西南那边的有各式各样的少数民族,而中原这块儿就以幽都城集居最多。每个民族的信仰的神祇都不尽相同,其中幽都城和他即将赴任的乌蒙灵谷算是信奉人皇女娲最大的族群。听这自称是风广陌的人所说的此地为中皇山,据《洞冥广记》所载:“中皇山又名女娲山,相传是女娲补天之地。”方兰生记得地图上所标幽都城就在中皇山下,不管他们想干嘛,自己都必须带着方青下山进幽都。

 

“不知道巫咸大人和灵女大人请在下来此有何贵干?”没有因为对方的身份而放松戒备,方兰生不卑不亢地问。

 

“这个说来有点话长。”风广陌一屁股坐在板凳上顺便为方兰生和方青各倒了一杯茶,示意他二人坐下来慢慢聊。

 

方兰生没有接受他的好意,负在身后紧紧握拳的手,可以看出他只不过是在故作镇定,“在下赶时间,劳大人长话短说。”

 

“十年寒窗苦读,一朝金榜题名,读书人的耐心不应该是很好的嘛?少年郎看来你还得多磨练磨练呐!”风广陌恰似抱怨地打趣着方兰生,然后端起茶杯啜了一口,又长话短说起来,“前段时间山上来了个精于占卜之术,更有“开天眼”异能的高人。舍妹有幸请她测算了一卦,那料卦象是大凶之兆。好在高人是个菩萨心肠,由她指点说是第七七四十九个从中皇山下路过的人就是舍妹的转运福星!而小少爷你……”

“好巧不巧我就是那倒霉催的第四十九的一个。”方兰生抢先接过他的话,自嘲地说。

“怎么能说是倒霉呢,这可是上天赐下的福缘啊!”风广陌一个劲儿地开始给方兰生戴高帽子。

“得,您别捧我。直接说什么事儿吧。”没人不爱听好话,虽然知道对方肚子里面没安好心,但是并不影响方兰生的心情稍稍好转了那么一点。方青见自家少爷和风广陌正对坐开始喝茶,他也忍不住把另一杯茶水牛饮下肚,没办法这一天折腾下来实在是太渴了。

方兰生也没时间顾及他是否坏了规矩,放了平时对于方青这种暴殄天物的行为早就说教起来,现下他一门儿心思都在风广陌那个所谓的“帮忙渡劫”上,

 

“我们幽都和乌蒙灵谷因为世代信奉女娲大神,为了族群的发展和繁衍,我们订下了每一代乌蒙灵谷的大巫祝都得迎娶我们幽都灵女这一规定。到了这一代灵女是舍妹晴雪。原本是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但经过瑾娘测算,这好事却是舍妹的死劫,只有小少爷你能帮忙化解!”

 

“我?”方兰生百思不得其解,他一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能帮到个什么忙?难道像小说里面所写的那样让他先一步娶了晴雪姑娘让她和乌蒙灵谷的大巫祝失败么?

 

“舍妹的这场婚事是绝对不能办的!但和乌蒙灵谷的约定却又不能违背,所以……”

 

“所以……”方兰生突然觉得眼睛发昏脑袋好沉,在他意识断片之前他看到方青比他先一步迷晕过去,于是他悟了,他们这是被风广陌在酒水里下了药啊!

 

看着被放倒在桌子上的俩人,风广陌计谋得逞地笑笑,然后他拍拍手,八个妙龄少女闻声端着盘子鱼贯而入,如果方兰生还醒着的话肯定会被吓得尖叫出声,接着抵死不从,因为那盘子里装着的是为新嫁娘梳妆打扮的衣服首饰和胭脂水粉。

 

“巫咸大人,蛊雕来讯说乌蒙灵谷大巫祝之子已来到北山门。”额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可见手下为了这个消息是多么的着急。

 

“风殊通知巫礼,让他带着‘新娘子’回幽都,等‘新娘子’醒后教之礼仪与规矩。凤翎通知其他十巫,大巫祝之子已到,三日后举行祭奠。”

 

“方大人请放心,”风广陌把目光重新放回昏迷的方兰生身上,玩世不恭地说,“我会好好会一会你未来的夫君。”

 

谁让明面上,他是大舅子呢?!

 

----------------------

这是个坑。

评论 ( 14 )
热度 ( 32 )

© 無一不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