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一不還

自给自足,冷西皮一样有春天。呵。
❤❤❤❤❤❤❤❤❤❤❤❤❤❤❤
多年的故人,也不过是多加了那么一笔,终究成了敌人。
来者即是有缘人,且喝杯清茶吧。

[周黄]刀剑笑·壹(完)

# 武侠梗,貌似还带了点玄幻?
# 私设轮回男神玩的是飞刀不是标枪【其实标枪很带感啊
# 一如既往OOC+口水话,没有实质内容_(:3」∠)_
# 有叶蓝出没大概第二章?
# 送给小伙伴泥巴太太

————————————

一川秋雨
壹。


“现今江湖上什么东西最快?”嗑着瓜子和茶客打趣聊天的方锐笑眯眯地问。
“光阴?”噼里啪啦打着算盘记账的罗辑,下意识地停住了手中的活儿,抬起头答了一句。
“屁!”回报他的是方锐一记干净利落的白眼外加调侃,“你们这些读书人就只知道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孤陋寡闻了吧!”
“那你说。”和这几位放到如今的武林上,仍然掷地有声的高手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的罗辑,早就吃透了他们性子,完全不会因为方锐的挖苦而恼羞成怒。彻底放下毛笔还把算盘搁置好后,罗辑双手抱臂,俨然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剑,”方锐朝他笑得一脸高深莫测,“一把名声和使用者名气都不普通的剑!”

古语有云:是剑者,凶器也。

但凡是剑,都不是什么善茬,除非它只是一把没开过光见过血用来把玩摆设的物什,这样的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好剑、名剑了。
越好的剑,越出名的剑,哪把不是饮血噬肉,削肌断骨的?

有人甚至认为,品一把剑的好坏,只需要看它杀过多少人——用人血滋养出来的剑,才会更加锋利万夫莫敌;用人命喂大的剑灵,才会更加强大不可一世。

而这把被称之为“江湖上最快”的剑却不然,断命于它口吻下的就那么几位爷,十根手指都数的过来,但贵就贵在这几爷子倒霉鬼都不是普通人。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你成名之后,有那么多无名之辈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向你挑战。

一战成名,谁不想?

可真正成功成名而不是反成了对方丰碑基石的人又有多少?

人数不多,黄少天正好是其中一个。

剑圣,联盟第一机会主义者,真正的刺客,神烦话唠,蓝溪阁二当家等等等黄少天坐拥的无数头衔之中,都不能忽视掉的一个就是——江湖最快的剑——光剑冰雨的主人。

有时候兵器因为使用者而出名——你若是个高手,拿着一把二两银子随便挑的普通长剑干掉十几二十个人,那么恭喜你出名了,你手上的剑也因为你的彪悍出名了。
不过天从不如人愿,这世上的高手还没多得一个招牌砸下来死一片的程度(自封的不算),所以往往更多的时候是使用者因为神兵利器而出名——比如那谁谁谁得到了屠龙宝刀,那谁谁谁有得到了倚天剑。
黄少天属于前者,他自身的武学造诣和天赋奠定了他是个高手的事实,用普通的武器也能发挥出极大的成效,他和冰雨具体点来讲是鱼和水的关系,相得益彰。

先不谈冰雨的用材选料硬质系数伤害效果等等,光谈外型,冰雨是一把非常漂亮的剑,不管是剑柄还是剑身都是偏向透明的水蓝色,在阳光下仔细看,还会瞧见有淡金色的符文镶嵌在剑身里面。其实不止剑身,从剑柄开始延伸至剑尖结束,整个纹路像骨架脉络一般,支撑着整柄剑。加上黄少天傲人的速度和登峰造极的功夫路数,冰雨在战斗中看上去只有一片淡蓝色的光影。

所以江湖上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当你看到一抹淡蓝色在眼前闪现而过的时候,你的头就可以从下往上打量你的身体了。

那会不会有比冰雨更快的剑,比黄少天更快人呢?

若一日之前有人这么问黄少天,得到的回答绝对是剑圣大人铺天盖地的垃圾话加中指,那在一日之后的今天呢?

黄少天不耐烦地轻啧一声,一个偏侧躲过从左后方射过来的一枚飞刀,可飞刀还是在他的衣领上留下一道灼痕。
没错,是一道灼痕——和万千被火烧过后的布料留下的痕迹分毫不差一样的黑色焦灰。

顺借飞刀的攻势,黄少天一个右倾移动到临近的一颗树后躲了起来,再用手捏了捏领子,灼热的温度通过料子传到指腹,确认是火没错。

眼瞧着过了这片密林拐个弯就能到达驿站走上官道,不稍半天的时间,在日落之前就能达到京畿,把东西往冯老头那儿一扔,赏金一拿,任务就圆满完成,自己就可以吃吃喝喝旅旅游,或者去兴欣客栈找叶修单挑,放个小假多好!哦对了,还要逃过大师兄的追捕,他可不想被抓回蓝溪阁处理那些光瞄一眼就头痛的公务文件!多好的计划啊,你说这人咋就不安好非要来捣乱呢真是人干事!

肺腑尽管是尽情地在肺腑,黄少天也不忘畏下身子,让半高的灌木从掩藏好自己后便不再做其他多余的动作。
从方才的攻击来看,显然对方十分清楚自己的动向,跑出去乱窜化被动为主动引出敌人将其击败是个简单粗暴节省时间的好主意,但风险太大,敌暗我明,在不知道对方人数是否有埋伏的情况下,静止不动,等待,才是上佳的决策。因为他是黄少天,最擅长抓住机会的黄少天!
他在观察——视野不够,眼睛看不见,只能靠耳朵听。
在这么一个灌木丛生乔木遮天蔽日的鬼地方,任何动静都会发出声音,就连呼吸都显得那么刺耳呱噪。
所以黄少天屏住呼吸在听,只要对方发出一点声响,哪怕是衣角和树叶的摩擦声都行,他就能根据这点信息判断出目标的方位,然后做出应对的策略。

可惜对方很沉得住气,除了呼啦啦舔着乱的风和火上浇油的雨,没有发出哪怕一点多余的声音。

但要和黄少天比耐心?

“我可是一个看着自己队友一个个都被杀死也能隐忍不动的耐心高手!”这是在一次人头任务中,目标人物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黄少天说的,而那次任务,派出去的二十四名赏金猎人,只有黄少天一个人活着回来并且完成了任务。

“说好听点叫天真,客气点叫不自量力,实话是太蠢!”黄少天在心里面嘲笑着对手顺便不带重复地骂着老天爷来集中注意力。
来了!
突变只在一瞬之间!
“咻咻咻咻咻!”连续五发飞刀射过雨帘从侧边袭来!
右路!
来不及琢磨这次的飞刀和上一轮的在伤害效果上的反差,黄少天的行动已作出第一反应!

连突刺!
扬手甩出两记足以逼退对手的剑气,黄少天紧接着接了一招三段斩,但这一招三段斩却没直接把他送到目标位置!

这是一招三角三段斩!
第一剑下去,黄少天来到了目标位置的后面,他看到了,原本该有人的地方却什么都没有,于是他的第二剑继续往后面使了过去。
而至关重要的第三剑他却没有出!
三角三段斩顾名思义会让剑客发生一个路线是三角形的位移,精髓所在的就是最后一剑让剑客回到初始画三角形的位置!简明而言就是移动了三次回到原点!
既然树下找不到目标,也没有搜寻到其他人移动的蛛丝马迹,于是——
黄少天果断放弃了第三剑,他改用了升龙斩!
腾于半空的黄少天终于找到了那个在站在树冠顶上向他不断扔着飞刀的小子!

剑落长空!
一道蓝色的剑光破空而过,剑光挥洒,犹如银河落地。

只见对方不急不慢一个晃身踏云瞬移到左边第三棵树上!
不多不少刚好第三颗!
而以最先的那棵树为中心,四方之中两颗大树距离内的一切皆被剑气所毁。

“小子眼力不错竟能躲得过!让我数数现今江湖跟我交过手还活着的家伙是有几个……”黄少天边说边看冰雨在手中挽出一个煞是好看的水蓝色剑花——回风剑的起手式——剑招蓄势待发。

对方当然不会给黄少天发难的机会!
淬满绯红的荒火宛如二八少女颊边的酡霞,美得让人窒息;皎洁若雪的碎霜带着皓月的清辉,快得胜似光影疾电!
红白色调在空中相互交织构筑出一场迷人心神的幻梦,一首动人心弦的诗歌。
可梦再美也意在杀人,歌声再悦耳也句句招魂!
三寸七分的飞刀接连而至!

“你这飞刀挺有意思的,一冰一火拿什么料子做的?谁做的?叫什么名字?”

回答黄少天的是飞刀,越来越快的飞刀。

飞刀这种兵器无招无式,只求快速有力,而且使得光明正大,被人笑誉为明器特与暗器划清界限,当然明器不止飞刀。江湖上使明器使得最好最有名的当属前百花谷谷主张佳乐,他的“百花缭乱”实质就是用遮天蔽日的明器伤人!

但眼前这人更厉害!

黄少天虽能见飞刀袭来,却不知对方的飞刀是怎么出手的!又是什么时候出手的!
当他察觉出知晓到那人发招的时,飞刀早已直击命门!

这稍有差池,哪怕单单是一个眨眼的须臾,就是分分钟毙命的节奏!

真是讨厌的家伙啊……黄少天尴尴闪过三发,紧跟着被冰雨又击落三发。

嘶,气力还不小!

一一化解、击挡住铺天盖地外加快、准、狠的飞刀,黄少天的虎口处开始阵阵地发麻。

“小子你可不要小瞧了我,看剑!(以下省略N千字)”几经躲避迎击,黄少天对对方发力时间已了然于心。

间隔虽短,但是有!

抓准了飞刀轨迹的空隙,黄少天嚷嚷着垃圾话扔出一记绝杀!

幻影无形剑!
八个不分真假的残影向对手冲去,而接待他们的仅仅只有八对飞刀,一个残影一对,一对两把,一冰一火!

最终是黄少天输了,输得很惨,被十六把飞刀钉在树杆上,每一把飞刀都插在身体重大穴位上,却又不是致命的死穴。

远程和近战果真是世界的对立面啊!

感叹之余,黄少天觉得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就像是在朱雀大街上溜达时,遇到个耍把式的手艺人非要抓他上场助兴表演的倒霉看客,而这个手艺人没几把刷子还死要面子逞能,于是他无辜躺枪被人玩蒙眼扔飞刀当靶子插成了个刺猬。
但刺猬也是有尊严的!不是让你想摸就摸的,小心告你性骚扰!
可惜这坑是黄少天自己挖的,他也只能咬牙吃下这苦果——那物什被藏在贴身衣物里,对方吃准了黄少天带在身上,所以搜寻得十分仔细,黄少天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被摸了个遍,让他抓狂的是那人万年保持着一张面瘫脸。

“我说大哥你就不能给个反应?本剑圣好歹也长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被你这么吃豆腐都还没哭,你摆个死人脸是嫌弃还是嫌弃还是嫌弃?现在上窑子找姑娘都还要给钱呢,我在这里给你白嫖你倒是说句话啊你几个意思?!啊?!”
“……”
“我说我这出任务从来没有失败的记录被你打破了你好歹给我留个名字我以后好找你报仇不是?!”瞧着对方再摸了第三圈之后终于在某个地方找到了任务物品转身就走,黄少天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吐着垃圾话,“啧啧谁家的孩子懂不懂礼貌有没人管……”
“周泽楷。”从头到尾没说一个字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烦了黄少天的喋喋不休,破天荒干脆利落地说出三个字,唯恐他后面还有长篇大论。

黄少天突然想起魏琛曾经喝着二锅头指着韩文清和叶修,难得的正经对他说教(那时候黄少天还没有挂牌出道,只是个跟在魏琛屁股后面的小崽子)。那一晚月亮很大,是中秋,赏金猎人联盟开了一个团圆宴,大家都挺高兴,张佳乐喝得醉醺醺的拉着孙哲平唱黄梅戏,曲目是耳熟能详天仙配;叶修在和韩文清划拳,输了的明儿一大早就去城门口学狗叫;王杰希在给林敬言算桃花运,就连冯老爷子都乐呵呵地多喝了几杯,所以黄少天记得很清楚。

魏琛说,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对手而不是敌人。敌人你可以“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看不顺眼的仇视的,统统都可以归为敌人,他们五花八门良莠不齐。而你的对手却不一样,他是主够有能力分量与你抗衡的人,正如高手的对手肯定也是个高手。对手越强,越能激励你也变强;对手太弱,那你只能是个废材(就算现在不是以后也会是)。对手可以是你的敌人,也可能是你的朋友。对手若是敌人,那么你千万记着,不要给他留有任何残喘的机会,不然小心“野火烧不尽”!

所以——

黄少天笑了,笑得不可一世。

 

“周泽楷,你给我等着!”

“嗯。我等你。”

 

     第一章·完

评论 ( 13 )
热度 ( 13 )

© 無一不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