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一不還

自给自足,冷西皮一样有春天。呵。
❤❤❤❤❤❤❤❤❤❤❤❤❤❤❤
多年的故人,也不过是多加了那么一笔,终究成了敌人。
来者即是有缘人,且喝杯清茶吧。

[峰宇]弑神(迟发的712生贺,暖秋番外四)

给陈老胖 @窝是真的很困 《暖秋》的guest,约好的,昨天草胖胖要是发糖就把这玩意儿放出来。。。

-------------

这是一些废话:

李先生说:爱是一个人的事,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何必放到别人的世界里去考量。

第五年有多少人盯着他看他是否会为他发生日祝福。在这第五的一年里,他没有给任何人发过祝福,人红是非多,记得他自己说过上一条你亲自发的微博还是关于NBA的。

如果他给他发了,不知道外界媒体又会炒成什么样,有些感情是用来呵护的,而不是做给全天下人看的。

所以他用了他的方式,等着在他的原创微博下评论,用了最亲昵的语气。而他唯一没有把他的微博转发出来,只是一如往常地和他调笑。

看,“感情”二字说起来也就这样的单纯。

我不管别人怎么想,伤心也好,脱粉也罢,我陪着Ak过了十年的生日,希望我和峰宇一起也能迎来下一个十年。

以上为个人感言,大家看过笑笑就算,请勿计较。

--------------------------------

弑神 

                                                               

我听见有声音从王座传来,他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

                                                  ——《新约·启示录21章3节》

终幕:神迹

 

大殿和往常的冷清空荡不同,今日的神座之下可谓“热闹非凡”,虽然依旧针落有声,但看着这跪得满堂都黑压压的一片人,乔振宇还觉得颇为有趣地微阖起双目。

这是但凡能说得上一句话的人都到了吧?啧啧,比朝拜日还齐全。尽管腹诽似春日的野草疯长,可他的面上依旧保持着得体的笑容,只是那游走在众人身上的目光,毫无半点遮掩的审视意味如悬顶之剑让跪伏着的人群恨不得把自己埋到地心去。

终于在第七的一个受不了他威压的侍奉晕倒过去后,站在最前一排,也是唯二(加上乔振宇)没有下跪的男人开口说话了。

 

“臣威廉求见吾神。”铿锵有力的七个字带着强劲的罡风震得身后的人群又倒了五个,但和他正面而视的乔振宇却连发丝都未动一毫。

“经久不见,君上之能已臻化境,恭喜。”嘴角挂着恰到好处的弧度,不虚伪不谄媚,乔振宇的每一个表情都像是经过精密的计算,总能让人觉得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发自内心,真心实意。但今天他却难得地踢到了铁板,面前的男人一脸严肃地盯着前方空无人影的帝座对他的道贺充耳不闻。

“臣威廉求见吾神。”时间已经过去一天一夜,而从男人口中说出的永远只有这七个字,就在乔振宇以为这一场对持将要延续下去时,人群中多了一个颤抖的声音。

“吾等求见主神!”

 

就如同是裂了缝隙的堤坝,当第一道水流冲撞而出后,后面等待着下游的就将是汹涌的洪水。

局面一发不可收。

 

“苍陵的君主,汝携众人舟渡四海攀越五山,历经万般磨难来到圣殿,难道只是为了打扰主上清净的吗?”乔振宇的声音并不大,但在大殿内的所有人听来却是发自于自己的大脑内部,由内通过耳朵传出于外。那和闲谈时一样的缓慢调子,震得他们脑仁儿发疼。

肃穆庄严的大殿再次迎来了她的静默,然而乔振宇并不打算放过这群藐视神权的蝼蚁。

“亵神者惩于第三十一神罚,打入黑海哀默深渊,不眠不休不食诵读《圣经》五百日夜,以求神恕。”他以悲悯之姿宣读着众人的罪行,眼神冷漠。

“神官大人。”被乔振宇称为苍陵君主的男人终于不再鹦鹉学舌,他不卑不亢地唤了一声乔振宇,就在乔振宇洗耳恭听他有什么脱罪谬论时,男人拔出了他别在腰间的配剑。

于是乔振宇就淡淡地看着他单膝下跪,左手握剑驻于地,右手握拳放于心房,宣誓般慎重地说:“神官大人,臣威廉求见吾神。”

真是个固执的人啊。有些惊愕地挑了挑眉,乔振宇默默地在心里叹了口气。

“汝等安待,吾祈神谕。”最终他还是妥协了。

 

漏刻的指针在过了两格后,乔振宇重新回到了大殿。他把单膝跪地的年轻君王扶起,用刚好能让所有人都能听见的音量说。

 

“主神悯众忠诚,恩请苍陵君主。”

 

这是陈伟霆第一次进到圣殿内部,他打量着四周的装潢默默地思索着。他不是位年轻的君王,当然也不算老,和西边那位比起来,还是嫩得能掐出水。但是诸般如他,算上加冕日,来圣殿也不过十五次,每次也仅限于外面供朝拜、赐福的大殿。

走过三座雕花繁复的巨型石门,又走过三座相差无几的喷泉花园,当再次看见石门的影子时,陈伟霆决定不再陪神官大人玩“兜圈子”的游戏。他懒散地靠着石柱用袖子擦拭着自己的剑,用行动告诉乔振宇他不会再挪动一步。

 

“君上这是累了?”乔振宇站在离他两步开外的距离关心地问道,而这个距离也刚好够一柄剑刺入他的喉咙,但陈伟霆不可能会杀乔振宇,至少在确定主神的去向之前不会,所以他像个好色之徒调戏美人似的用剑尖挑起乔振宇的下巴。陈伟霆自认活到现在早已是见过不少绝色,身边也不乏有美人环伺,但均敌不过眼前的这人,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天人颜色?

“神官大人,”暗自稳了稳心神,陈伟霆用着玩世不恭的语气问道:“吾何时才能见到主上?”

“君上怕是见不到了。”不知道乔振宇是不是也累了,一霎之间仿佛卸去了全身气力,他苦笑着摇摇头,对明显不信任自己的君王说,“君上不是接到消息才带着‘亵神者们’莅临此处吗?”

“不,我不是……我……”陈伟霆想辩解什么,但又不知从何说起。

“神爱世人,而世人却一一背弃了神。”乔振宇转过身逐步走向石门,他的声音像一首苍茫哀戚的诗歌回荡在圣殿之内。

 

“汝告之。”

“主神寂灭,邪魔立世。”

“战争,在拂晓的风中点燃硝烟。”

“人类啊,神罚才刚刚开始。”

 

 

 

幕一:病变

 

“第三性别是神赐予人类的礼物,它打破了常规物种两性生活的保守模式,让人类足以繁衍壮大。”年迈的主教在无数镜头和闪光灯前如是说道。

“阿托斯大人,请问您对于近年来Omega人数逐渐减少有什么看法,您觉得这是神对世人的惩罚吗?”一位记者问。

“神是仁慈的,Omega的减少并不是神的惩罚而是人类自身的罪业!尽管当局对Omega的权益越发受到重视,但是暴力和犯罪任然存在,每天被Alpha强制标记的Omega数不胜数,不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就会有越来越多的Omega服用药物拒绝标记拒绝生育!Alpha的犯罪又将提升,形成恶性循环。”身为“保证Omega权益协会”议员的主教说得义愤填膺,尽管他是个Beta,但丝毫不妨碍他把慈悲与怜悯加注到弱势群体上。

“神爱世人,”主教捏着胸前的十字架继续说,“Omega的人数减少,生育能力下降,所以仁慈的吾主让自大的Alpha们第三次发育性变成Omega。”

 

“啧,老神棍。”

“我听说水表圈都快疯了,有小道消息说九位常委有三家中了招。”

“太惨了!如果是我一觉睡醒发现自己养了十几年的猪变成白菜要被其他野猪拱,我十成直接拿刀抵着那些穿白大褂的脖子让他们交出治疗方案。”

“报纸上不是说有了标记行为的Alpha不易病变吗?”

“怪不得最近结婚的人那么多。”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你病变一下他们就有得用了。”

“峰哥!”

 

李易峰接完电话推门进店瞧见员工们凑在一起聊天就顺口接了一句,因为这A变O的事儿他最近也没少烦恼。

 

“家里面又来催你呢?”在李易峰身边混了好几年的已婚大厨陈老胖朝着他挤眉弄眼笑得一脸猥琐,结果对方连一个眼神都没赏给他。

“是呀是呀,峰哥你瞧你长得这么帅,不赶紧找个人定下,要是病变了……这肥水不……不流……哈哈哈……开玩笑的,开玩笑的!”跑堂的阿常原本想跟着起哄,结果话刚开了个头,他的寒毛就“唰唰唰”地立了一身,于是赶紧把话咽了回去。

“这时间不早了,不过你们若想通宵加班……”李易峰没有对他们的打趣做多纠缠,身为老板想要收拾这群牲口办法多的是,这不,还不等他把话说完,店内已经看不见其他人影了。

“出息。”笑骂一声,李易峰把垃圾提到后巷扔掉然后准备关灯锁门。

 

在之后的某一个傍晚,天边燃着绚烂的火烧云,李易峰牵着马天宇的手在公园里散步消食,只因为半个小时前他像个饿死鬼一样吃光了一大桌子菜——马天宇亲手为他做的第一顿饭——肚子撑得跟颗球一样。

他耍懒整个人趴在马天宇背上,闻着对方那香甜的牛奶味,不停地把气吹到马天宇的脖子里,然后像个偷了腥的猫一样笑着看马天宇的耳根红红好比天上的云。

 

“天宇啊,”紧紧地圈住身下人,在得到对方一个轻声的应语后,李易峰才拖着缓慢的调子继续说,“我有对你说过谢谢吗?”

“说……”

“嘘,先听我说。”十指相扣,双目相对,李易峰站在马天宇面前看着对方眼睛里自己的倒影说,“我非常庆幸那天晚上我是最后一个离开‘饭友’的人;我非常庆幸临走之前去后巷丢了那包垃圾,要知道平时这种活儿老板我可是不会碰的;我非常庆幸是我救了你,因为我现在已经无法想象没有你的日子该怎么过。谢谢你,天宇。谢谢你的出现。”

“你很开心?”面对李易峰如此露骨直白地告白,马天宇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他一个问题。

“恩,我很开心,非常非常的开心。”李易峰笑着回答他。

“我也很开心。”马天宇同样笑着对他说,“能遇见你,我很开心,李易峰。”只是在那个他们才相遇的夜晚,马天宇其实并不开心,或者说用恐惧来形容更为贴切。

 

作为一个Alpha在得知自己莫名其妙病变成Omega后马天宇都没有惊慌过,因为他是一个没有记忆的人,当他在医院醒来医生告诉他这个“噩耗”时,他思考得更多的是自己是谁,除了知道“马天宇曾经是个Alpha现在是个Omega”这一条干巴巴的消息外,其他的一无所知,所以不管是Alpha也好,Omega也罢,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东西并没有什么不同,至于医生千叮呤万嘱咐的“由于A转O信息素尚未稳定,所以首次发情会相当的漫长和激烈,抑制剂失效的可能性普遍偏高”等等一系列注意事项,马天宇还是有认真记下,可惜天算不如人算,在病变的恐惧下,越来越多没有伴侣的Alpha用催情剂让Omega们强制发情然后进行标记,在一家面店吃完晚餐的马天宇就着了道。

感觉撕扯自己衣服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动作,因为发情期提前到来完全没有丝毫准备的马天宇被情欲烧得大脑一片混沌,但他仍旧死死地用手抱住自己的双膝,这是身为Alpha的他最后的抵抗。

突然一股鲜醇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马天宇只觉身上的燥热更加厉害了,同时身体里冒出一股想要逃离的冲动,面对之前的歹徒他都没有这么害怕过,这是一种明知道自己将要被征服的不安。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栗着,更可悲的是,他的每一颗细胞都在叫嚣,叫嚣着他们对这股绿茶香气的渴求,所以当李易峰把人从地上抱起来时,马天宇顺从的环住了他的脖子,覆上了他的唇。

 

吻,铺天盖地而来。

牛奶的香甜混着绿茶的甘厚鲜醇,充盈着二人的世界。

 

 

 

幕间:东主有喜

 

陈老胖将饭友火锅店的大门开了个不大的缝,以最快的速度把饭盒放进去后迅速地关上门仿佛里面有什么妖魔鬼怪要跑出来似的。

“年轻人就是体力好,都快一星期了还这么激烈!”想起刚听到的些许声响,陈老胖忍不住老脸一红。

把歇业牌子重新挂好,陈老胖估摸着是时候给小子们打电话凑份子钱了,如果李老板给力,说不定大家都连升一级!

唉,回去得跟老婆商量商量,这个月的零花钱得多发点咯。

 

 

 

幕二:事后

 

马天宇是被饿醒的,然后他发现他的发情期终于过去了,但是眼下的他有点坐立不安,毕竟在过去的一星期里他和李易峰把饭友火锅店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做了一个遍,眼睛随意一瞄,就能让他想起李易峰和他在那儿做过什么,以什么样的姿势。

“真是羞死人了。”用手捂住脸,马天宇不用照镜子都能想象出自己的脸十成红得像颗番茄。

“饿了吗?”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气息萦来烧得马天宇耳根都红了。李易峰瞧他打算把鸵鸟装下去,只能颇为无奈地边叹气边把他的手从脸上剥开,不过那脸上的笑,是含着说不尽的宠溺。

“我煮了些吃的。”揉揉马天宇的头,李易峰把食物放到他面前,接着说,“我联系了清洁公司的人大概一个小时后就到,已经歇业一周再不开店那群牲口就要闲得发霉了。吃完我先把你送回家。”

在听到“清洁公司”和“歇业一周”两个词时马天宇原本褪去的红晕又窜了上来,他想开口说“好”结果发现自己的嗓子哑得不像话,转而又想起嗓子哑的原因……马天宇觉得在这么烧下去他的头就该爆炸了。

哎,这世上怎么有人像他一样可爱呢!李易峰忍不住想把马天宇抱住亲亲,而他也这么做了,于是马天宇连饭都不会吃了。

 

一顿饭吃了半个小时才吃完,李易峰走前给陈老胖打了个电话让他来店里候着清洁公司的人,不管对方在电话里嚷嚷什么“有了老婆就忘了兄弟”的胡话,李易峰带着马天宇就开车往家走。

 

什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现在是一秒不见就思之如狂啦,才不要跟媳妇儿分开呢!

 

和马天宇一起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李易峰抱着人把自己祖宗十八代全交代了个干净。什么他爹是人民公仆时不时去人民大会堂上发个言呀,他娘比较普通出身书香门第是个大学教授,就是每年要去某个神秘地方包吃包喝住上个几月只为了让万千高三学子痛苦两天,家里面的老人就只剩了他爷爷。老爷子是一代枭雄,商场上处处是他的传奇,但闯了鬼,家里面的小辈没一个愿意接手他的生意,所以老爷子算计了一辈子,老来还要想法设法挖坑给自家孙子们只为了让他们回家继承产业。

 

“你说好笑不,其他家族为了个公司斗得你死我活,今天哥哥杀弟弟,明天侄儿揍舅舅的,我们家却宁愿多拐三个弯绕远路都不愿意打李氏门口过,生怕被爷爷抓进去就出不来了。”

“你们家挺有意思。”

“是挺有意思的。”虽然因为病变被家里催婚搞得李易峰心情烦躁,但是既然现在自己已经有了标记对象,那么病变引起的种种问题自然迎刃而解,不会变成Omega又有了个这么可爱的媳妇儿,美得李易峰抱着马天宇的脸又啃了几口。

“你家呢?你父母是什么样?”说完了自己当然也得问问马天宇家的情况,常言道先上车后补票,如果不把司机和售票员的脾气摸顺了,他在马天宇家的地位就有得熬。

“我忘了。”马天宇说得很小声,但李易峰还是听清了,他说他不记得自己有没有亲人,他说他醒来就躺在医院里除了知道名字什么的不记得了,他说遇到你那天我刚从医院出来结果就发了这种事。

“马天宇。”李易峰很认真很认真地喊了一声怀里人的名字,他的神情严肃,但他看向马天宇的那双眼睛却似含了一汪春水,那一刹那马天宇脑海里突然蹦出“柔情似水”四个字,他想如果喜欢用水滴来描述的话,那么他从李易峰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片海洋。

“马天宇你要非常认真地听我说下面的话,因为我是非常认真地在对你说。”李易峰单膝跪在地上和马天宇的十指相扣,他说,“我李易峰,今年28岁,在遇到你的前一秒尚是单身,家族无遗传病史,自身也健健康康偶尔得个伤风感冒,爹妈爷爷虽然有钱,但我只有一个门面不大的火锅馆,生意还将就。嗯……有车有房,没有奇怪爱好,就喜欢唱个歌吧,跳舞就算了,我……”

“李易峰你想说什么?”马天宇被李易峰自查户口式的举动搞得一头雾水,他还在A转O的适应期内脑子有点不灵光,所以他直接打断了李易峰的自我介绍,完全没有想过这么做是否礼貌,大概他在潜意识里已经把李易峰算成自己人不需要客道了

“我想说,”李易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慢慢地吐出,“以前的事你不记得了,我也无从知道,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只需要记得——李易峰是马天宇的伴侣,李易峰是马天宇的亲人。”

“……”

“……”

“……”

“喂,傻啦?!哈喽?给个反应?”当你真心实意的深情告白一番后,结果对方只是傻愣着瞪着你看,李易峰真想上网发个帖子,标题就是——对象被我的告白吓傻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所以……”在李易峰把帖子内容都模拟好后马天宇终于回过魂开了口。

“所以?”李易峰反问着他的话。

“所以你是在向我求婚?”

“是的。”李易峰点点头,“那么马天宇先生你愿意陪在下去民政局一日游吗?九块钱我请了~”

 

 

 

幕间:伴侣

 

This ring here represents my heart

But there is just one thing I need from you

say I do

 



早已忘却当初是出于何种目的,我只知我早于自己发现之前就爱上了你。

                                                                             ——By:Lee

幕三:Alpha

 

风调雨顺BBS/Alpha交流区/情感天地/

【求助】老婆是个精分怎么办?

0

楼主因为要防着媳妇儿过来偷看所以码字速度有点慢请各位见谅。

☆☆☆拽而有礼☆☆☆

 

1

艹。

☆☆☆……☆☆☆

 

2

我来帮大哥翻译,大哥的意思是,艹一顿就好了

☆☆☆天不假☆☆☆

 

3

我来帮大哥扩展一下,大哥的意思是,有病吃药,没病就艹

☆☆☆哨子の少年☆☆☆

 

4

二哥三哥高考语文满分

☆☆☆⑥老师☆☆☆

 

5

LS一群牲口,楼主别听他们的,快说说你和你媳妇儿的事,让我们乐乐,哦不,是让我们帮你分析分析。

☆☆☆求双霸道总裁文☆☆☆

 

6

5哥的文还没求到呢?要不你干脆自己写得了。

☆☆☆承君一诺☆☆☆

 

7

三哥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

☆☆☆18☆☆☆

 

8

楼主呢?去艹老婆了吗?

☆☆☆秃瓢你妹☆☆☆

 

9

6

☆☆☆承君一诺☆☆☆

忙着跟老婆的公司打擂台呢,没时间写。

楼主楼主你在哪儿?

☆☆☆求双霸道总裁文☆☆☆

 

10

哇塞求文大大的故事好像很精彩的样子,趁楼主不在说来听听!

☆☆☆小霸王学习机☆☆☆

 

………………………………

……………………

……………

 

36

我就下楼买瓶酱油的时间你们就水了二十几楼了,真是太厉害了。

☆☆☆拽而有礼☆☆☆

 

37

楼主回来了,可以听故事了

☆☆☆⑥老师☆☆☆

 

38

楼主你快讲,我瓜子准备好了

☆☆☆哨子の少年☆☆☆

 

39

格瓦斯都快喝光了,楼主你再不开始我就要睡着了。

☆☆☆美女剃个头不☆☆☆

 

40

楼主时间不多只能长话短说。

楼主的媳妇儿是A转的O,我俩当时好上完全是因为他被人下了药发情期提前,楼主英勇出场赶跑了歹徒抱得美人归。等媳妇儿稳定下来后我们第一时间就去扯了证。最开始几天媳妇儿处于O形态(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非常非常的乖顺,听话得不得了,结果没过三天媳妇儿就切换成了A形态!

你们是知道的,一个A和另外一个A在一起是多么的痛苦!

虽然媳妇儿的味道还是甜甜的牛奶味不会让我讨厌,但是待人处事思考回路上完全和之前是天差地别!

就拿同一身衣服来说吧,O形态时他会说我穿什么衣服都好看,是衣架子,百搭。但是在A形态的时候他只会说一个字,那就是“丑”!

好心塞,心塞得想睡了。

哦,对了,楼主身在一个大家族,上次带媳妇儿会老宅过节的时候媳妇儿刚好是A形态,你们没瞧见家里面那些未婚Omega眼睛都恨不得贴到他身上了!楼主的爷爷还想让楼主其他兄弟的伴侣给楼主媳妇儿一个下马威,结果那些从小娇生惯养的Omega们在楼主媳妇儿面前被压得连头都不敢抬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仅仅只是因为楼主媳妇儿冲着他们笑了一下!虽然是皮笑肉不笑,但是那个笑容真是特么的太好看了!

☆☆☆拽而有礼☆☆☆

 

41

我觉得楼主压根儿是来秀恩爱的,烧死

☆☆☆天不假☆☆☆

 

42

附议

☆☆☆秃瓢你妹☆☆☆

 

43

附议+1

☆☆☆18☆☆☆

 

44

附议+2

☆☆☆哨子の少年☆☆☆

 

45

简直虐瞎单身狗,好在哥哥结婚早

☆☆☆美女剃个头不☆☆☆

 

46

楼主你媳妇儿这种状况很正常,毕竟他的本质上是个A。时A时O的状况肯定是你和他的接触时间有问题,一般A转O的病人,前期没有固定的Alpha陪在身边,他的信息素会大部分时间偏向于A,只有在发情期间才会有O的特性。而有Alpha相伴,你的信息素会直接告诉他的信息素,你是他的Alpha,你强大你优秀你足以保护好他,那么他的信息素就会偏向于O。楼主你要想治好你媳妇儿的精分,有两条路选,要么和他分开一段时间,要么天天艹得他下部了床。

☆☆☆专业治疗傲娇酒保☆☆☆

 

47

艹。

☆☆☆……☆☆☆

 

48

六点大大永远都那么的真相。

☆☆☆承君一诺☆☆☆

 

49

大家都是A,明白楼主的选择啦。

☆☆☆小霸王学习机☆☆☆

 

50

但是我觉得楼主会让楼主媳妇儿保持A状态诶

☆☆☆哨子の少年☆☆☆

 

51

小破孩你知道个P,楼主肯定已经去扑倒他媳妇儿了

☆☆☆天凉了,该让何氏破产了☆☆☆

 

52

哟总裁你改ID啦,文求到了吗?

☆☆☆18☆☆☆

 

53

不求了没意思,还不如直接扑倒媳妇儿来得快,下了88

☆☆☆天凉了,该让何氏破产了☆☆☆

 

54

都没人了,那我下了。

☆☆☆18☆☆☆

 

李易峰眼睁睁地看着马天宇刷着论坛坐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又过了半晌,马天宇终于把帖子看完转过头来问他:“你很在意?”

一时间李易峰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其实他压根儿都不在意这种事,会发这帖子正如天不假所说的那样是在变相的秀恩爱,以前被人用这种方法秀了一脸血,现在自己有了秀的资本,不秀一秀怎么对得起广大人民群众呢!为了不让马天宇误会,李易峰也只能厚着脸皮把自己这点小九九跟他坦白从宽,果不其然得到对方一记白眼和一句“幼稚”,只是晚上在床上时,某人比平时还要热情就是了。

 

 

 

幕间:腻歪

风调雨顺BBS/网友交流区/综合

【求助】老板自从结婚后就天天跟他家那口子视若无人的亲热,请问身为单身鳖的我要不要辞职,在线等,急!

 

 

 

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了。

 

——李易峰,我最近总有些很怪的预感。

——媳妇是太清闲了才乱想,来,跟为夫来干正事。

——李易峰你……唔……


幕四:变故

 

当陈伟霆出现在饭友火锅店门口时刚好一阵冷风卷起地上的枯叶在空中打了个旋儿。

这个男人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一霎之间就站在了火锅店门外。

店内伙计们都忙上忙下毕竟这个时节也是吃火锅的最佳时候,身为老板的两个人也没闲着,李易峰在大堂招呼客人和收账,马天宇在厨房帮忙配菜,陈伟霆有点不忍心打扰这片美好,但他的理智不允许感情用事,所以他推开了火锅店的玻璃门,在马天宇从厨房出来笑着走向李易峰的那一瞬间,他的剑似一道蓝色的闪电刺向马天宇的心脏,然后在陈伟霆预料之中的马天宇没有受到半分伤害,他的剑抵在了李易峰用魔神之力筑建的屏障之上,而李易峰正冷冷地看着他,如同看着一个死人。

 

“你可真沉得住气。”陈伟霆说。

李易峰一剑刺向他。

 

马天宇被隔绝在屏障之外,惶惶看着这场突如其来的打斗,他想喊李易峰的名字,脑子却突然像炸开一般,疼得他抱着头蹲下去。

“收手吧。”

“这个时空的胜负已决,魔是胜不过神的。”

“他是神,最终还是要回到他的世界。”

……

“比起活着,我更爱看他死在我怀里。”

“当真是魔。”

 

好像有些记忆的碎片,伴随着屏障外打斗的两人偶尔的交谈声,被强行灌入他的脑颅。巨大的轰鸣声,由远及近。

“李易峰……”马天宇混沌地站起来。

什么东西,冲破屏障,直直刺中他心脏。

 

天地间,一瞬风云色变。

 

幕间:弑神

 

很多年之后人们都还传唱着那场差点灭天毁地的神魔大战,阿托斯主教在修订圣经的时候把这一场战役加了进去,他将其称之为“黄昏墓场”。

 

据《黄昏墓场》所记载,主神是无欲无求是世界最美好事物的合体,魔神则与之相反,是世界最邪恶污秽的集合。魔不满被神统治,而杀死神的唯一方法就是让其染上七情六欲,变成凡人。爱则是情欲之最,所以魔神使尽一切手段让主神爱上自己,病变、标记、结婚等等等……最后如愿以偿主神爱上了他,而他也同时爱上了主神。

 

“后来呢?”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追问道。

“后来他们都死了。”面容依旧英俊的男人握着剑的手紧了紧,他看着天上的火烧云仿佛陷入了很长很长的回忆。

 

魔一剑刺入了神的心脏,然后拔出剑放到尚还有一息的神手中,握紧他的手,教他把剑刺入自己的胸口。

然而即便到了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依旧保持着笑容对神说放荡的话。

他说,你瞧爱情就是这样,我拿到你的心,你拿到我的心,这样下辈子咱们还能在一起。

他说,马天宇,下辈子……下辈子仅仅只是李易峰爱马天宇。马天宇还愿意爱李易峰吗?

 

可惜,他没有听到答案。

在魔神湮灭前,他没有听到那句来自他最爱的人口中的答案。

 

他说,我害怕,不是怕和你在一起,是怕没法和你在一起……

 

 

 

神死了,魔灭了,但是人啊,还活着。

                                                                                    ——《神墓》

序幕:暖秋


这天天气出奇的闷热,没蹦几下就一身黏腻的汗水,李易峰抱着球停下动作之后身后传来同伴的呼喊声,他像往常一样看也没看就把球往身后掷去,用力有点过了,就这样砸在了一不巧路过的倒霉蛋头上。

李易峰背对着球场线外的过道,喝下了一口水了,才发觉自己砸到了人。

怎么说都是自己的过失,李易峰就走过去,人群自动让开了,其实人也不是太多,所以他一眼就看到站在那里揉着脑袋眉头皱巴巴挤在一起的被害人。后者专心致志地揉着自己额角被篮球打到的地方,见有人突然出现在自己跟前,原本低着的头刷地抬起来,目光直直地朝来人看过去。

哦,这个人。他想。

李易峰倒是被那双直勾勾瞪过来眼睛吸引住了几秒的注意,大概是冷不丁被痛击了额头,那对眸子呈现出些微水光,就这么波光粼粼地盯着自己,李易峰甚至觉得下一秒他是不是要哭给自己看。

 

于是在这个一点都不凉爽的秋日,因为一颗篮球,李易峰遇到了马天宇。他用带了点疏离的声音对对方表达了自己的歉意:“球砸到你了,对不起。”

“……没事儿。”马天宇把手从额头上拿下来,冲他摇了摇就自个儿转身走了。

本来男孩子就不像女孩子那样矫情,平时打打闹闹受个伤也实属正常,被球砸一下还得哭哭啼啼要赔偿的那才叫有事。李易峰瞧着对方已经走出老远的背影砸了巴下嘴,然后捡了球回去继续喝他那瓶没喝完的水了。

 

于是在所有人都没有意识的时候,有两条轨迹已经重新相汇,他们彼此纠缠,像是一个已经等待了太久拥抱。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47 )

© 無一不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