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一不還

自给自足,冷西皮一样有春天。呵。
❤❤❤❤❤❤❤❤❤❤❤❤❤❤❤
多年的故人,也不过是多加了那么一笔,终究成了敌人。
来者即是有缘人,且喝杯清茶吧。

[苏兰][剑三paro][711生贺]木头开花▪章五(第一日)

看到大家有提名《木头开花》,有提名小怪兽……还是好难抉择啊_(:3」∠)_

于是第一章先更《木头开花》吧,如果之后应付得过来的话,可能会《小怪兽》和木头开花混合更,今天更这,明天更那。。。

唉,这真是个魔性的活动。。。

愿各位看文愉快,鞠躬。

PS:我总觉得“百日苏兰”这个名字有点黄暴是怎么回事【doge脸


13


风波平定,方兰生团里的众人激情却未散去。乐无异似乎觉得打字不能表达他感情的十万分之一,于是直接开麦发动群众。

“相聚便是有缘,咱们去花海合照吧!”

“好啊好啊!”

“等等!我回仓库拿逛街装!”

“剑灵姐姐求跳舞!”

[君自兰芳]悄悄对你说:一起去吗?


仿佛是看穿了焚寂的去意,原本打算退团散排个战场的百里屠苏忽然接到君自兰芳的密聊,让他点在退出团队选项上的右手不由得顿了顿。


[君自兰芳]悄悄对你说:我们也算是朋友一场了……上次我态度不好对不起……今天这事非常感激……谢谢你!要是你有事就下次吧!下次我们再一起玩!


百里屠苏挑眉看着君自兰芳近乎于语无伦次的密聊,心情在他连自己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变得好起来。


你悄悄对[君自兰芳]说:好。

[君自兰芳]悄悄对你说:哦,那下次见,88。


这人真是太呆了!百里屠苏无奈的扶额。


你悄悄对[君自兰芳]说:嗯,花海见。


依稀看见对方发来了一句“什么”和一个惊恐的表情,进度条跑完,焚寂已经站在了三星望月之下和早就先到的君自兰芳大眼瞪小眼。


八号脸的花哥我的嫁。


这句话就像是意外怀孕,毫无预兆和预警可言,直接袭击了百里屠苏的脑海,也导致此后百里屠苏在个人感情的抉择上,亲身实践了什么叫从一而终,当然,那个时候,他用的是娶。


“呆瓜还愣在神行点干嘛?咦?焚寂哥哥也在?!焚寂哥哥快来,剑灵姐姐要给我们跳舞!呆瓜赶紧来吹笛子!”YY里一个清脆的少女音响起,百里屠苏没切换频道也猜到这个开麦的活泼妹子是那个叫“铃儿响叮当”的暴力叽萝。


早在真相大白后,各方人马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就只剩他们一行人和两三个不知道是挂机还是装死的围观群众还继续滞留在浩气统战YY。反正这频道除了双休两军GF的时候,平日历基本就没什么人,所以众人也霸占得心安理得,聊起天来没有任何放不开。


“需要我换南皇吗?”温温润润的声音在铃儿响叮当之后响起,让百里屠苏为之眼皮一跳,还不待他多想是“跳财”或“跳灾”,君自兰芳就把皮球踢到了他身上。

“焚寂大神也不穿南皇啊!”


是的,焚寂之所以拓印了“乌蒙苗疆”这身外观就是因为他不爱穿南皇,而他不爱穿南皇的原因只因为剑三的门派归属感很强,每个门派在同人产业发达的至今都有属于自家独有的动(植)物拟化,比如天策是哈士奇,藏剑是黄鸡,七秀是金龙鱼,和尚是秃驴(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身为亲儿子的纯阳,穿着南皇道袍本应该是仙风道骨如谪仙下凡,但奈何剑三的玩家是由一群没节操的汉纸和一群更加彪悍的妹子组成,百里屠苏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被其他七大门派追在屁股后面大喊——

“羊肉串,新鲜的羊肉串,前方的肥羊别跑!”←某明教

“肥咩快到我锅里来!”←某五毒

“师父父,快出来看肥羊!”←某七秀

“万水千山都是情,道长爱我行不行!”←某万花

“泡妞技术哪家强?太极广场找纯阳!”←某和尚

“若问渣男何处有,牧童遥指纯阳宫。”←某天策

“师兄,你死后睡在我的葫芦里好不好!”←某背着大葫芦的凶残同门咩萝


天知道他只是从成都的战场门口出来然后到交易所去买点五行石,就这么短短几步路的距离,屁股后面就跟了一大群男男女女大的小的……真是老天缺心眼,他穿的压根儿不是纯正的南皇套好吗?!哎,怪只怪战无不胜装是浩气蓝和纯阳门宗的华山蓝色相近几乎看不出差别,这也让百里屠苏曾一度思考要不要转号去恶人谷,好在恶人谷那一身姨妈红的攻无不克更加让百里屠苏蛋疼,所以当拓印系统出来之后,百里屠苏第一次爽快响应金山的坑钱营销。


至于君自兰芳也不爱南皇外观,从YY里听他和铃儿响叮当对话中,百里屠苏了解到是因为花哥引以为傲的的黑长直。


古时男子二十加冠,剑三的背景是在唐玄宗李隆基时期,自然要按着唐时的礼制来,不伦多少人在他耳边说“花哥的黑长直才是本体”“黑长直的花哥最帅啦”“这是门派特色”,君自兰芳都罔若未闻——真是固执到偏执的坚持,但君自兰芳却说这样才能玩出RPG游戏的乐趣,百里屠苏对此不置可否。


“铃铃就让兰兰穿青青子衿吧,换了南皇感觉就像是换了另外一个人。”ID由天气组合而成的暴力毒娘雷雨霜最后当和事老解围道,“焚小寂不也没穿嘛!”

“……”


焚小寂。


众人集体静默。

百里屠苏抽抽嘴角。

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天气姐丝毫没有感受到YY里诡异的气氛,继续说:“焚小寂我们插旗来一把!”


“……”

这妹子真是,赶着送上门让人报复啊!


“等等!还记得我们是来照相的吗!照完再插旗吧!”方兰生赶紧出声阻止掉一场暴力事件的发生,百里屠苏不了解雷雨霜身为游戏亲友的他还能不了解嘛!如果让这姑娘和焚寂打起来,赢了还好,输了,那便不是一场就罢休的,到时候这图大家也崩截了,直接下线洗洗睡吧!人家焚寂好歹今天帮了他的忙,他不能让自家亲友坑了别人不是,虽说点卡5毛钱一小时,但也是钱啊!


“那截完图我们再战!”雷雨霜退一步道。


百里屠苏继续无言,他就是想不通了,自从摊上君自兰芳和君自兰芳他的这群亲友后,所有的事为什么都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他明明没有答应和雷雨霜PK好吗?!不过更让他无力的还在后面,而以后,他也一次又一次的在这种无力下面学会了包容和守护。


“你们不觉得有一种很微妙的违和感吗?”


好吧,百里屠苏必须承认他把最凶残不定因素乐无异党羽几人忘记了,虽然他非常不想承认这几个人算是除师尊、师兄、师妹和红玉之外和他关系走得比较近的了,但事实往往喜欢残酷冰冷无情地打人脸——玄晶总是隔壁团在出,孩子总是隔壁家的好,队友总是自己家的最猪。


“小叶子还别说,真有点怪怪的。”阿阮吃着薯片咔兹咔兹地说,结果遭到了绝大部分人的声讨。

“大晚上的不要报复社会,饿哭了!”

“铃铃饿嘛,我的小冰箱里面有大闸蟹!”

“不……不用了晴雪姐姐!襄铃不饿!”

“软妹妹过了十点吃东西会长胖的哦。”

“开麦吃东西胖十吨啊!”

“阿阮我这里还有泡芙。”

“还是闻人姐姐对我好!咦,小叶子呢?”

“无异煮宵夜去了。”

“卧槽!秀恩爱!”

“瞎了瞎了,能申请烧死这对狗男男嘛?!”

“举火把!烧烧烧!”

“其实大家会觉得很微妙是因为红玉姐你们都没帮会了。”

“夷则你话题转移得太生硬啦!”


百里屠苏实在懒得吐槽这群人,自己仅仅二十分钟没注意,他们就已经互相交换了真实姓名、QQ号、居住城市地区、学校专业工作等等,甚至已经建好了一个YY群,并且忽略掉他的意愿,把他也算了一份子。


该感谢他们如此看得起吗?

呵呵,真是谢谢了啊!


不过现下对百里屠苏来说,比起被这群坑货强行捆绑入伙,那个不停地密聊他跟他大谈特谈各种小吃美食的某话唠万花更加让他闹心。


[君自兰芳]悄悄对你说:我们学校南北两个食堂,北边的第一食堂以主食为尊,川粤各色菜系一家一个窗口,想吃啥师傅就给你做啥!南边第二食堂小吃最妙,全国各地的特色小吃应有尽有,有时候还会卖炸蝗虫这类的特色小吃中的战斗机!其实这都得归功到我们学校烹饪系的学生,他们每年的实践课就是轮班去第一和第二食堂打工,系里面的学生每人必须会一到两个自家地方特色菜,不然实践课就为0分。我们学校真是太变态了,英语系那边四级不过寝室不准牵网线,园林系……

你悄悄对[君自兰芳]说:你是学什么的?

[君自兰芳]悄悄对你说:学医的。怎么了?

你悄悄对[君自兰芳]说:明白了。

[君自兰芳]悄悄对你说:明白什么了?

你悄悄对[君自兰芳]说:乐无异是学机械设计的。

[君自兰芳]悄悄对你说:然后?

[君自兰芳]悄悄对你说:?


——未完待续——

评论 ( 11 )
热度 ( 28 )

© 無一不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