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一不還

自给自足,冷西皮一样有春天。呵。
❤❤❤❤❤❤❤❤❤❤❤❤❤❤❤
多年的故人,也不过是多加了那么一笔,终究成了敌人。
来者即是有缘人,且喝杯清茶吧。

[周黄]for one night{网净删掉的那啥,去年的交换文}

算是《Say you later》的前戏?

※     ※    ※

00

中国有句俗话叫作“因酒识人,因酒品人”,若用佛洛依德梦的第二个阶段来解释就是——酒精具有麻痹大脑的作用,而当某人喝醉后,意识的挥发会受到阻碍,无法感觉外界事物的刺曱激,大脑进入深度睡眠状态,这时,无意识开始启动,曾经隐藏于内心最深处的影像或者语言会不由自主地表达出来,那是属于人们最真实的部分,但醉酒者却是不自知的。

于是若要问一个人酒品如何,当然是醉过了方见真章!

只是很可惜,职业联盟内部有约定俗成的禁酒这一条。

不过偶尔小酌还是无伤大雅的,毕竟在商业化的目前,当家王牌难免会有逃不掉的应酬,或是好战友好心友聚在一起庆祝的时候,气氛到了点,不喝过意不去。

所以,据小道消息称,传说虚空战队的李讯有统计过一份职业选手非官方报表,记录的就是这群疑似“不食人间烟火”“滴酒不沾”的大神们的酒后英姿!

能霸气侧漏毫不畏惧气冲斗牛面不改色喝下一杯啤酒就倒的人有叶修、韩文清这两位多年的死对头。

意外的在喝酒这件事上很合拍呢。

——得知此事的苏沐橙有点小激动。

能做做样子唬唬人喝两杯才趴的有孙哲平、于锋这前后两位百花队队长。

瞧瞧,这就是所谓的第一狂战,那点德行。

——张曱佳乐递给邹远一瓶可乐,然后冲着被随手乱扔在沙发上的两位被誉为是纯爷们儿中的纯爷们儿翻了个白眼。

能撑过五杯的人就有点多了,有方锐、肖时钦、林敬言、李曱轩、孙翔、喻文州、江波涛……

就算是喝得胃出曱血,你们依然是哥的手下败将。

——叶修嘲讽地吐了个烟圈。

家族遗传好千杯不醉的有邹远。

远啊……没想到……!

——于锋默默地举起葬花把脑子里某四个字成语砍成了渣渣。

还有就是坚持自律绝对不喝酒的张新杰。

前几日冯主曱席说,来年将颁布新规定,职业联盟会像民航机师那样明文规定禁酒,违者禁赛。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淡定地看着其余人。

……

以上都还不算什么,在李曱迅收集的数据里最重要的一项,是严禁喝酒的人员名单,如果让这些人喝醉了,那简直就是人间凶器,危害全人类祸害全社会!方锐不知是痛苦还是幸灾乐祸地回忆着说。

而很不幸的,黄少天就在这名单之内。


01

黄少天的酒品其实不能用简单的糟糕来形容,他并不像吴羽策那样,喝醉了就把李曱轩当成他小学时在家养的那条出车祸死了的金毛,死活抱着人不撒手,谁要是不准他抱,他就抡袖子揍人,听说虚空的经理就是那个敢于吃第一只螃蟹的伟人,差点被吴女士拧椅子砸头送医院。

他也不像王曱杰希喝醉了坐在那儿阴惨惨地冲你笑,拽着你人绘声绘色地讲故事,只是那故事内容一个比一个吓人还不带重样,再配合着他那双风格独特的眼睛,效果直接赶超国内上映的恐怖电影。田森有幸领教了一回,然后他就如他的游戏ID,夏休半个月都泡在了寺庙里。

李曱迅曾经以为黄少天既然身为第一话唠,禁他酒的原因肯定就是因为喝醉了后他的垃曱圾话效果就是成倍的猛涨,不过很可惜,他错了,喝醉酒后喜欢说话,能把二次元各ACG里面的台词一字儿不落背出来的人,虽同为蓝雨人,但不是黄少天。

一直以为郑轩只会说“亚历山大”这四个字,没想到啊,蓝雨在语言天赋上的造诣已经到了登峰造极无人可敌的地步了,真不愧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嘿你说他们其余人是不是都有话唠这个隐藏技能?

张曱佳乐某天心血来曱潮同张新杰讨论,事后张新杰一本正经地思考起其存在的可能性。

那么话说回来,黄少天醉酒后到底是怎样一个“天曱怒曱人曱怨”的场面,以至于他被列入严禁喝酒的名单之中呢?

其实少天喝酒之后不吵不闹挺听话的。

喻文州笑着说。

是呀,挺听话,安安静静乖得连文字泡都不刷了呢。

叶修真诚地感叹。

只是陌生人把他牵去买了,他还乖乖听话地帮人数钱吧。


是的,荣耀第一话唠行如风动如电说话堪比机关枪的剑圣大大黄少天,醉酒后的效果就是获得“乖宝宝”buff一枚,你指东他决不会去打西,你说太阳是方的他绝对不会反驳说是圆的,所以蓝雨以防自家王牌走丢或是酒后被坏人引入歧途,严禁黄少天喝酒。

其实这Debuff也不全坏,他自含一条隐藏的保护属性,和黄少天不大熟悉的人基本看不出他中了这个Debuff,因为它除了让黄少天话变少了,人变听话了,表面上脸不红心不跳无一异样,和一般那些喝醉了就路都走不稳语调说不清的人完全不是一个画风。所以,即便黄少天喝醉了,跟他不熟的人也很难发现他醉了,夸他千杯不醉的可是大有人在!


又所以,在KTV的厕所里救下被人拐去意图不轨的黄少天时,周泽楷恨不得一枪巴雷特狙击把那个自称是黄少天初中同学的路人甲爆头。


——您单那一拳下去就把人直接变种成猪头了呀枪王大大!


02

下了比赛场的周泽楷对于轮回来说就相当于一块有生命的金字招牌,而有关交际的活路全都转手交给了有“沟通桥梁”美誉的副队长江波涛来处理,于是不管是同江波涛一起跟着轮回的老板参加投资商的饭局还是饭后的KTV娱乐,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区别,反正他只需要坐在一边吃吃东西就好,以至于无意间碰到黄少天,还是在对方处于那么窘困的境况下,周泽楷吃惊之余,占据他整个人更多的是抑制不住(他本也没打算控制)地那灭顶而至的愤怒。

谁让周泽楷喜欢黄少天呢?

谁让周泽楷比喜欢自己还要喜欢黄少天呢!


03

黄少天毫无预警扑上来的时候,周泽楷正喘着粗气半低头想尽快平复好情绪,因为刚才把路人甲揍了一顿并没让他的怒火熄灭,若不是想到接下来将要面对黄少天,他才不会费尽心力迫使自己迅速冷静,只是千算万算,敌不了剧情发展太快,这人啊天生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主,纯粹的一祸害!

黄少天的嘴唇凉凉的很软,这让周泽楷想起了之前吃过的一种水晶冻,于是他学着吃幼儿吃冻糕时的样子,先轻啄着黄少天的下唇曱瓣,然后把它吸吮入口,用舌头舔shì,还不忘间或用牙齿啃噬。

也许是这种玩闹的行为惹得黄少天不快,或是周泽楷的吻让他的身体产生一种奇怪的搔曱痒,然这股痒痛,先是由细微的一点,似一粒种子,发于神经纤维,接着在周泽楷如雨般的亲吻灌溉下,延至血脉肌理,生成一株苍天大树。又像是轻拂而过的羽毛,抓不住够不着,惹得压在周泽楷身上的黄少天发起狠一口咬上了身下人那张折磨人又勾人的嘴。

这一举动比起黄少天的不耐和恼怒更像一个情侣间带着调情味道的催促,让一早就沉溺于同黄少天拥曱吻这一美好认知中的周泽楷笑出了声,紧跟着按住黄少天的头,加深了这个吻。

平日话虽不多,但舌头却灵活十足,周泽楷悠闲地在黄少天口腔内游走,亦深亦浅地舔刺着。身为主人家,黄少天也分外的热情好客,舌头主动缠上周泽楷,迎合着他的节奏搅动。若要比喻,就像两条交曱媾的蛇,交曱颈相靡,不分不休。

黄少天的口腔里还残留着些许辛辣的酒味,这让周泽楷又回忆起了想趁火打劫的路人甲,从而不爽地皱起了眉。再让舌头从里到外清刷完一遍,确认酒味淡了,周泽楷才放开黄少天让他呼吸换气。

趁着换气的空当,周泽楷坐起身,把黄少天圈在怀里,任由黄少天抱着自己的脖子,把头埋在颈窝处喘气。一手抚摸着怀里人的背帮他顺气,周泽楷一边用下巴杵着黄少天的头,轻声念着这世界上他最喜欢的人的名字,就像过去那些数不清的日子里,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默默练习。

世上最美好的人,最漂亮的词句,不外乎——

“黄少天……”

“少天……”

两人就这么互相拥着抱曱坐在地上,也不管地板脏不脏。


04

从黄少天扑上来开亲的一刻,周泽楷就发现身上人的不对劲,再加上浓厚的酒味,周泽楷就算用呆毛思考都能想明白黄少天这是喝醉了。

那么,是被下了什么样的“命令”能让黄少天如此投怀送抱?

如果今天没有撞见,后果又会怎样?

周泽楷不愿继续往下想。

明明有禁酒令还乱耍威风爱逞强!被坏人吃了都不知道!

他有些生气地隔着衣服就咬上了黄少天的左边乳曱头,导致黄少天“啊”的一声,尖叫出来。

还是喜欢他说话时的样子啊,那么的有活力,那么的充满自信,那么的不可一世,那么的狷介狂放……比太阳还要耀眼。忍不住自己想要同他靠近,一点,再近一点。

想听。

想听他更多的声音。

只属于我的声音。

唯一的声音。

因为时逢初夏,黄少天穿了一件比较单薄的套头衫,在周泽楷的吮曱吸和啃咬下,左胸已经湿成一片,能清晰地看见因被蹂躏而肿曱胀挺立的粉红色果实。

“……啊……哈……”黄少天呻曱吟着下意识双手紧抱住周泽楷的头,而这一动作,让他把自己又往周泽楷嘴里送进了一分。

显然这让不爽的枪王大大非常满意,奖励性地用手从颈椎一路抚摸至尾骨,认真仔细地临摹起黄少天的每一寸肌肤。那双常年操作键盘和鼠标的手,指尖长着一层透明的薄茧,每到一处,就落下一簇火花,黄少天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由里至外甚至是虚无缥缈灵魂,都被这一双手点燃,在下一秒就会化尘作土灰飞烟灭。而且被冷落的右边乳曱头不停地在向自己控诉着肉体上的空虚,它想被眼前这男人触碰,哪怕将要承受的是惨无人道的虐施。

周泽楷当然不会对黄少天施虐,这可是他心心念念喜欢着的人呀,宝贝地藏起来都来不及呢,怎么舍得欺负。

察觉到黄少天的需求,周泽楷抽曱出左手照顾起右胸上的那个小家伙。

在乳曱晕上画了几个圆圈,指甲被打理得平整干净的指尖就慰问起了楚楚可怜的乳曱头。小东西中指和拇指夹击下时而被旋转揉曱捏,时而被上下拨曱弄。黄少天因为酒精而糊掉的大脑,却清晰地感觉到身体上的空虚在随着胸前两点传来的刺曱激有所好转,不过还是不够。

下曱身帐篷早撑起多时,黄少天渴望着有更多的快曱感来填补欲曱望带来的欢愉和煎熬。他的躯壳此时就像一个无底的黑洞,灵魂是捆缚其中的野兽,他需要,他还需要些什么才能得到救赎?!

“哈啊……嗯……啊……”身体不由自主地在周泽楷身上开始胡乱地推曱送、扭动,想借着摩擦让自己好过一点。

喘息和呻曱吟越发的不可抑制,甚至还有带着些许哭腔的句子,黄少天弯着去和周泽楷接吻,想让他帮忙。

 “……不……不够……”

“嗯……求……下面!你啊……快……”

周泽楷回应着黄少天的吻,在对方偏头躲开之际,又吻起了黄少天的耳曱垂,右手也如黄少天所愿的从后背伸入裤内,沿着大曱腿曱根部来到胯下,甫一碰触坚曱挺的茎身,就惹来黄少天浑身颤抖。内前面裤已经湿透,可想而知剑圣的这柄剑有多兴奋,周泽楷就合着布料一起套曱弄起来。

“啊啊……啊不……不要!”

“什么不要?”

周泽楷停下手,眼睛里满是笑意地舔曱着黄少天的耳廓问。

“不要停!”

对于周泽楷的突然使坏,黄少天非常不满,又是一口啃上了他的颈子后,开始扒拉自己的裤子。

“脱掉!”

原来是嫌隔着裤子手曱感不好?

周泽楷挑眉想了一会儿制止了黄少天的脱曱光行动。

“换个地方。”

周泽楷还没忘这是KTV的公共厕所,虽说厕所paly是种情趣,却也实在不是一个可以舒适做曱爱的地方,不安因素太多,他可不想被人打扰,况且和黄少天的第一次他还准备做完全套再来个二、三、四,攻略上说初次体验非常重要。

于是,宾馆恶俗的粉红色墙纸什么的对两人来说完全可以无视,有King size大床不就够了。


05

进门落好锁,黄少天就再次扑了过来,两人抵着门就七手八脚地把对方脱了个精光。

重新从额头开始,然后是眼睑、鼻梁、唇、下颚、脖颈、锁骨……周泽楷朝圣般亲吻着黄少天身体的每一寸,在这每一寸肌肤上烙下只属于他的痕迹。

周泽楷最喜欢亲的除了黄少天的嘴之外就是他的脖子,每次啃上颈动脉,他就能感觉到身下的黄少天在轻曱颤,卷曲的脚趾诚实的反应了主人有多兴奋。

跟随着套曱弄黄少天分身手的节奏吞吐着黄少天的喉结,不到一会儿,周泽楷就发现手里的性曱器又涨大了一分,看来是快到了。

轻轻将顶端外的包曱皮掳下,粉曱嫩的顶部就暴露在了冷空气下,黄少天的呻曱吟一下子高了八度,接着前端的小孔被周泽楷用手指插入,不等动作继续,快曱感就随着刺曱激以摧枯拉朽之势迎面席卷黄少天。

高曱潮的空白期还未过,后曱穴的撕裂就让黄少天本能的想要逃离,正预挣扎,却被周泽楷的一句“别动”,直接放弃抵抗。

“乖宝宝”Debuff效果不错,点个赞。

有着润曱滑剂的辅助,很快就容纳下三根手指,可惜和周泽楷的神枪相比还差很多,周泽楷不想让黄少天受伤,所以耐着性子做开拓工作,倒是黄少天等得不耐烦了,降下去的邪火因为周泽楷手指在后曱穴的抽曱送、按曱压再次被点燃,而且还比上一次更加猛烈,原本软下去的分身也挺立起来宣告自己精神状态良好求关照。

于是在欲曱火中煎熬的黄少天违抗了“听话”这一条命令,趁周泽楷不备,翻身把人压倒,对着对方肿曱涨得青筋直跳的性曱器咽了咽口水,憋了口气,硬生生地坐了下去。

虽然有好好做前曱戏,但不能小瞧了枪王大大神枪的尺码,看黄少天咬着唇,额头上全是冷汗就知道,蟒蛇吞象这种事,只能发生在动物世界。

周泽楷也不比他好到多少,可他顾及黄少天比自己要多,一手扶着黄少天的腰,一手抚曱慰起黄少天软掉的分身,希望能因此减轻黄少天的痛楚。

适应了一会儿,没多久疼痛就过去了,那股搔曱痒和酥曱麻撩得黄少天就慢慢地上下动起来,可是他觉得不够,又加快了些速度。酒精的后劲让他全身燥热难耐,四肢也逐渐乏力软得像一汪水,周泽楷便双手托着他的腰,借力给他,带着他动。

。“啊……哈啊……不行……啊……”

欲口难填,骑曱乘曱位没有达到黄少天想要的程度。

周泽楷眼神一沉,起身抱着人就对调了上下曱体曱位,压着黄少天的双曱腿,表演真人版的“枪体术”。

不知道戳中了哪一点,原本骂着喊慢一点的黄少天突然只剩下甜腻的呻曱吟,周泽楷停下攻击,冲黄少天一笑,说了句肯定语气的疑问句,然后再次戳中了那一点。

“这里?”

“啊啊啊……不要……啊啊……周泽楷!……那里!”

最后,枪王大大让剑圣大大除了喊着自己的名字之外,再也没有气力和机会说出哪怕是一个字,满室只剩喘息和呻曱吟在缠曱绵、交织。


至于枪王大大这晚上有多少次的乱射和巴雷特狙击,如果你能躲得过连突刺、拔刀斩、三段斩、银光落刃、剑影步、三段斩、逆风刺、升龙斩、落凤斩、剑落长空、幻影无形剑、落英式、流星式、破空式、回风式的话,剑圣大大也不会告诉你知滴!


——End——

评论 ( 4 )
热度 ( 74 )

© 無一不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