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一不還

自给自足,冷西皮一样有春天。呵。
❤❤❤❤❤❤❤❤❤❤❤❤❤❤❤
多年的故人,也不过是多加了那么一笔,终究成了敌人。
来者即是有缘人,且喝杯清茶吧。

[苏兰]最后{有ABO怀孕梗请慎入}

首先,感谢姑娘@Safe House  梗的授权,但是被我写渣了,求轻PIA_(:3」∠)_

然后,有ABO怀孕设定!有ABO怀孕设定!有ABO怀孕设定!重要的是要说三遍

其次,有电视剧陵越是兰生哥哥的设定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么愿看文愉快。

------------------------------------------

最后

“脉象滑而有力如玉盘滚珠……这……这是!”一向遇事待物沉着冷静的千古剑灵难得语出惊诧,引得其余众人纷纷担忧关心之色尽显。

 

被吓得最厉害的当属方兰生——不就小小的一肠胃病,吐个一两天注意饮食就好了,女妖怪用得着如临大敌一般吗?难道本少爷得了什么绝症命不久矣?

 

“女……女妖怪!你说话不要大喘气,我,我这到底是什么病?”

“猴儿,你……”

 

瞧着红玉面露难色踌躇不语,一旁的百里屠苏在给看向自己的方兰生一个安抚性的眼神后,也出声道:“红玉,但说无妨。”

 

红玉神色古怪地看盯着方兰生看了一会儿,然后似是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味道,大叹口气说:“红玉自认于世活得够久了,见过的人,经历过的事也够多,只是这……还真是头一遭。”

 

“红玉姐,兰生究竟得了什么病?”

“是啊,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红玉你就别卖关子了。”

“兰生,不会有事的。”

 

风晴雪、尹千觞、襄铃相继表达出自己的关心,接着就同方兰生一样撑着一张哭丧脸等待着红玉宣判死刑。

 

“噗。”难得大伙集体露出担忧的神情,红玉心中的忧虑反而消散不少,“其实这并不是什么病,也许还是件好事。”

“什么病不病好事坏事的,你就别卖关子了!”方兰生实在受不了红玉左右而言他,催促道。

 

红玉高深莫测地把视线重新投射回方兰生身上,惹得方兰生不禁打了个寒颤,以至于他严重怀疑自己是听错了红玉的下文。

因为她说——

 

“猴儿,怀孕已有小余月了。”

 

“呀,呆瓜会生个小呆瓜吗?”

“我们幽都如果有小宝宝出生每家每户都会送上一份特殊的礼物,兰生放心,我一定会用心准备的,是吧大哥。”

“妹子说得没错,方小公子你就等着吧,幽都出品,绝对精品!大礼送你大礼!”

“……”

 

※         ※         ※

 

方兰生觉得肯定是今天的起床方式不对,不然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这群人对男人怀孕生子这件事接受得如此之快完全没有一丝不适和质疑?喂喂喂,女妖怪,你刚才不是还觉得这是荒天下之大谬吗,现在这么开心的和晴雪讨论起要不要上街买小孩子的玩具和衣服了?孩子都还没成形呢你们不觉得考虑这些有点太早了?还有臭酒鬼别把喝酒的注意打到我孩子身上就算你是什么十巫巫咸也不行!不对不对,为什么我也接受了怀孕这件事,这完全不对好吗!

 

“那么小呆瓜的父亲是谁呀?”

 

襄铃,我孩子才不是小呆瓜他是……原本低着头在心里默默吐着槽的方兰生突然发现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房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安静下来,落针可闻,哪知后知后觉才发现到盲点的他普一抬头就接受到众人“热情似火”的注目礼,心下也跟着“咯噔”了一声——阿弥陀佛,方施主,情况有点不妙啊。

 

“你,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

“猴儿,老实告诉我们欺负你的那人是谁。”红玉无视掉虚张声势的方兰生,严肃地问。

“没错没错,方小公子你说出来,我们帮你讨回公道,这孩子都有了总不能赖账,是吧恩公。”尹千觞拍拍方兰生的肩给予了他个人的安慰和鼓励顺道还不忘拉百里屠苏下场。

“为什么说呆瓜被欺负了?被谁欺负了?”襄铃依旧抓着迷之重点地玩着她的发辫。

“没,没有……我,我……”在众人的问话之下方兰生整个脸羞得通红,回答起来更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一二三。

 

只是大家对方兰生肚子里孩子的另外一位父亲的身份如此关心和好奇,这反倒让风晴雪觉得好生奇怪。

“孩子不是苏苏和兰生的吗?”她眨着眼睛不解地问。

 

“百里公子……”Σ(っ °Д °;)っ

“恩公不愧是恩公!厉害,厉害!”(~ ̄▽ ̄)→))*▼_▼*)o

“呆瓜怀了屠苏哥哥的孩子。”( ⊙ o ⊙ )

“我……我……木头脸!”(つ﹏⊂)

 

于是众人终于把目光从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的方兰生身上移到了一直游离于话题外的百里屠苏身上,然后大家就看见应龙、神兽、鲲鹏……随便砍,血随便卖但始终都冰着一张脸的百里少侠从(▼ _ ▼)变成了(///__///)——连耳朵都红了的百里屠苏伸手拉过同样红得像个番茄的方兰生,十指紧扣,任方兰生挣扎想要脱离都是做无用功。

 

接着,百里屠苏慎重地朝其余人点点头,说:“是我的。”

 

最后由风晴雪作为主要说明,曾经是巫咸大人风广陌的尹千觞在旁补充,古剑焚寂小分队的各位获得了新的知识: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寂寞的神祇以自身为原型创造出无数新的生灵来陪伴自己,女娲用泥土造人就是其中之一。最开始为了让人类这种脆弱的生灵在初生的世界中存活繁衍下来,初生的人类不是现在这般分男女两性,而是天阳、和仪、地阴三性,无关男女。身为天阳,有能力让和仪与地阴孕育,但与地阴相比和仪的生育率却不高。地阴是最适合生育的人种,每隔一段时间他们还会经历发情期直到他被天阳标记,如果一位地阴被天阳标记,那么他的身与心从那一刻起就永远离不开标记他的天阳。但地阴人数稀少,曾经还因为争夺未被标记的地阴,天阳之间发生过惨烈的混战。又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人类的繁衍进化,天阳、和仪、地阴的人种也越来越少,即便还有,也和远古时代有所不同。

 

“所以屠苏哥哥是天阳,兰生是地阴?”

“我们在安陆时有天早上,我闻到兰生身上有苏苏气味,他们……”

“晴雪!”

“呵呵,好了晴雪妹子,有些事公子和猴儿自己知道便好。”眼见连百里屠苏的木头脸都快要挂不住,红玉赶紧捂嘴笑着帮忙打了个圆场,“四方游历太过奔波劳累,猴儿现有了身子尚不可再继续,公子可有何打算?”

“回天墉城。”

 

※         ※         ※

 

方兰生一点都不想同百里屠苏回天墉城,因为他对于天墉城的印象全部都来自于和百里屠苏相关,其中一大半还都不是值得让人喜欢的家伙——什么放火烧紫榕林的陵端(虽然已经被废去修为逐出天墉城),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就乱诬陷木头脸残害同门的师弟,动不动就罚木头脸关禁闭的长老,比木头脸还要冰块脸但是很厉害的剑仙师尊,不知道是喜欢木头脸还是喜欢他大哥的小师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木头脸,你说我哥要是知道我们这事儿会怎么样?会生气吗?会揍我吗?”睡不着的方兰生掐着百里屠苏的腮帮子肉也不让他睡。

 

都是女妖怪说什么男性的身子毕竟不同于女性,就算有地阴的先天条件在,但经过几千年的衍化,也不知道改变了些什么,还是小心为上,回天墉城去查查典籍说不定有记载,不然他才不会同意上劳什子昆仑山!还有这该死的木头脸居然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要向方家提亲之前理应把这事告之紫胤真人……提,提个大头鬼的亲,我有答应他吗?!

 

如此想着,方兰生手下也使足了狠劲儿,直接把百里屠苏两颊揪出了红印子。

 

“师兄曾与我比剑。”躺平任方兰生蹂躏自己,百里屠苏伸手揉了揉方兰生的头。

“然后呢?”

“他输了。”

“……”

“无须担心。”把人揽入怀中抱着,百里屠苏亲了亲方兰生的鬓角。

“可是,万一你师尊不喜欢我怎么办?”方兰生在他怀里蹭了蹭,翁升温期地问。

“一切有我在。”

 

※         ※         ※

 

事实证明方兰生的忧虑完全是多余的。

在听完红玉详细的前因后果剧情汇报后,紫胤真人第一时间把跪在地上的方兰生扶了起来,然后让陵越去请掌门人函素过来给方兰生把脉。函素真人也是大方,语言明确地恭喜紫胤要当太师父了的同时,又开了一大堆补气养身的方子和写下一长串妊娠期注意事项,还高高兴兴地把自己多年珍藏的小药房贡献出来让方兰生用。

 

对于函素真人态度的转变,红玉猜测大概是之前百里屠苏为救苍生黎明甘愿散魂解封,让他有所触动,从而对这个年轻人的看法也彻底改观。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平日里都严肃得不能再严肃,个个超凡脱俗、不悲不喜的真人仙人们,突然对他方兰生关怀备至、温柔和蔼,方兰生觉得有点受宠若惊。更有甚者,传说是紫胤真人的某位挚友,在听说此事后,打大老远地扛来一头活蹦乱跳的野猪,说是要给他开胃尝鲜,结果被紫胤真人连人带猪扔回了青鸾峰。

 

可惜几家欢喜几家忧,别看百里少侠那日跪在地上一个多时辰没人过问,但他看见自家师尊对方兰生如此上心,眉眼间虽不明显,可笑意还是能看出几许,所以他心里跟吃了甜心糕一样。况且跪的这一个时辰,是个明眼人都能看明白,这是紫胤真人在罚他百里屠苏——把人家小少爷肚子搞大了才带着人来见家长,换作平常百姓家,早就提着板凳揍他这死不要脸的臭流氓了!

 

所以作为被臭流氓祸害了的方小少爷的亲大哥,同时又作为祸害了人方家小少爷的臭流氓的亲师兄,天墉城未来的掌教陵越非常非常的郁闷。不过他也就纠结了一天一夜,因为方家有五个剽悍值和美貌值成正比的姐姐……

每当陵越一想到方兰生之后回家要面对她们,怜爱之情就瞬间爆表,于是他决定去找臭流氓,不对,是他的好师弟好好谈谈人生。

 

又所以当第二天中午,方兰生看见自家大哥和自家恋人都肿着一双熊猫眼时,很给面子地把一整碗老母鸡人参汤喷了他们一脸。

 

百里熊猫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汤汁,就自觉开始轻轻拍打方少爷的背,帮笑抽过去的方少爷顺气。

陵越看着这两个秀起恩爱来毫无自觉的家伙,嘴角挂着蛮是欣慰的笑容边叹着气,边转身出了门。

 

——弟弟们都长大。

 

※         ※         ※

 

方如馨得到方兰生怀孕的消息后跑死了八匹马只花了五天就从西域赶了来,到达中原后她没有直接回琴川,而是连夜摸上了天墉城并带走了熟睡中的方兰生,当然她还是很厚道的留了一张纸条告之百里屠苏她把方兰生带走了。

 

「百里屠苏,想知道兰生去哪儿了吗?你猜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百里屠苏也不负重望,三日后方如馨带着方兰生前脚刚踏入方家大门,后脚他就跟了进来。

 

“小子有点本事,不过想和我弟弟在一起要问过我手中的金刀!”尾音刚落,方如馨就拔刀劈向了看似毫无防备的百里屠苏。

 

方家大姐方如馨江湖人称“金刀艳客”是驰名西域的马贼头子,常年在刀锋剑尖上过日子,她的武功路数没那么多花鼓稀奇的好看把式,刀刀都是朝着对方的弱点去,招招均是要人命。可惜百里屠苏也不是什么初出茅庐没见过血的愣头青,侠义榜上能超过常年位居第一的楚随风登上榜首,方如馨对他也就不曾丝毫轻敌。不过两人在立场上还是有所不同,这也导致了这场比试从一开始就不对等。

方如馨对拐跑自家弟弟还搞出人命的混蛋肯定没好感,同时能和侠义榜的榜首一争高下所以绝对不会手软。

而百里屠苏面对自己喜欢之人的大姐,再加上本来就理亏,自是在过招中躲让得多。

 

“躲躲闪闪算什么爷们儿!小子你若想和兰生在一起就和我好好打。”

“那便得罪了!”

 

既然打赢就能和方兰生在一起,这样的好事百里屠苏当然不会放过,伴随着一声剑鸣,只见一条白色的长虹穿日而过,扶苍云出鞘!

 

院落里两人打得是如火如荼,正厅内也是一片吵吵闹闹,方兰生的耳朵被四个姐姐挨着揪着数落了个遍,痛得他大呼求饶加求救,可姐姐们那肯这么便宜放过他,要不是碍于他现在有身子,方如沁老早就上藤条揍人了!

 

百里屠苏从方如馨处脱身后立马就赶到正厅,由于从小就和女性没有过密的接触,即便是他娘,也更多的是在责任和术法上对他严加管教,所以当他看见被姐姐们揪着耳朵快要哭出来的方兰生时,脚下步子一滞,有点被吓到。

 

“百里少侠,”见百里屠苏呆愣在门口,方如沁作了一福算是见礼,“舍弟顽皮不知天高地厚,劳烦你照顾了。”

“不敢,是兰生助我良多。”百里屠苏赶紧抱拳回礼,生怕自己做错半分让方家姐姐们不喜自己。

“客道地话就不说了,”方如馨是个急性子,也不喜欢哪些有的没的的规矩礼数,方才跟百里屠苏打得痛快,也输得心服口服,便不想多加为难他,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现如今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我们几个做姐姐的也没办法,二老也觉得选什么样的人过这一辈子这得看兰生自己的意思,毕竟感情是两个人的,只要幸福开心就好。诶,你们先别高兴。我方家家大业大这一代兰生是唯一的继承人,你们若想在一起,百里屠苏你就得就入赘进来。”

“入赘?姐,木头脸家就剩他一个人了,你们这不是欺负人嘛!”

“方兰生你闭嘴,不然我把你弄去浸猪笼!”

“百里少侠意下如何?若是不愿那就请便,我方家哪怕是再多养十个八个孩子都是不成问题的,只是从今以后兰生就与少侠毫无干系。”

“好。”

“木头脸,你……”

“百里屠苏前二十年不知为谁而活,本欲随心之所向游历天下,又逢变故惨遭散魂,若不是兰生求得悭臾以予龙息,世界怕是再无百里屠苏此人。更不提这一路行来兰生与我的情谊早已坚如金石,百里屠苏不擅言辞,只盼余生能和方兰生一道,足矣。”

 

这是百里屠苏第一次在人前叙说他对方兰生的感情,虽然不是什么华丽浪漫的辞藻,但字字心诚,句句肺腑。

 

方兰生再也忍不住,挣脱开三姐的桎梏,红着脸凑到他旁边,还不忘死鸭子嘴硬地说:“木头脸,你真不害臊!”

百里屠苏牵起方兰生的手,握得紧紧地,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嗯,你喜欢就好。”

“你你你!”察觉到自己被这块死木头调戏,方兰生的脸又红了一个色度,可手反而握得更加紧密。

 

姐姐们在旁实在是受不了了,翻了好几个白眼都被粉红中的两人给反弹了回来,撩下一句“下月初七成亲”就各回各屋去了。

 

留下的两个小年轻在空旷的正厅手牵着手,身为主人的方兰生反而不好意思起来,开始没话找话,但很快再次被不善言辞的木头脸少侠羞得说不出话。

 

“木头脸,其实姐姐们说的入赘是骗你的。”o(>m<)o

“嗯。”(▼ _ ▼)

“她们只是想考验你。”o(>m<)o

“嗯。”(▼ _ ▼)

“你除了‘嗯’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嘛?果然不能指望木头开出花来!”(>д<)

“兰生。”(▼ _ ▼)

“干嘛?”( ̄^ ̄)

“我很开心。”(▼ _ ▼)

“哼。”( ̄^ ̄)

“我喜欢你。”(*▼_▼*)

“嗯……我也喜欢你。”(*////▽////*)

 

※         ※         ※

甜文党就此止步吧,下面是送给悦悦小姐姐的特别结尾,悦悦小姐姐我爱你么么哒!

沁儿从江都坐快船赶回方家时发现整个方府已经挂起了白,五步并作三步跑到父母的卧房,刚好看见孙月言在给方兰生更衣,黑色的寿衣。

 

半晌后,沁儿强忍着泪水走到床前帮着年老的母亲给父亲的衣衫扣好盘扣,母女两人一言不发,直到用白线给方兰生扎好腿。

 

“沁儿,别哭。”孙月言像小时候哄她睡觉时一样轻抚着女儿的头,温柔地说:“兰生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不知道做了什么样的美梦。”

 

是了,沁儿瞧着方兰生蛮是温柔笑意的脸想,这么些年来爹爹从来没有睡一个好觉,因为他害怕睡觉,因为他害怕梦里面没有那个人,但他更怕见到那个人后醒来发现只是一个梦……

 

希望这个梦里面有那个人,而爹爹再也不用怕梦醒……

 

乙未年正月初一,大雪覆盖了整个琴川。

在整个方府忙着办理白事时,一株屠苏草在方老爷书案前的窗户下,默默地,绿意依旧。

 

——完——

 

评论 ( 13 )
热度 ( 107 )

© 無一不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