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一不還

自给自足,冷西皮一样有春天。呵。
❤❤❤❤❤❤❤❤❤❤❤❤❤❤❤
多年的故人,也不过是多加了那么一笔,终究成了敌人。
来者即是有缘人,且喝杯清茶吧。

[瓶邪]不一样

ASK上一位姑娘点的瓶邪段子,拖了这么久才写,实在是抱歉!沙海的邪帝太让人心疼了,但也不好写,所以写崩了勿PIA呀>///<。。。

内容很散,因为邪帝曾让海客大伯告诉大张哥他只是个病人,什么都不用管,好好过日子就好,其实沙海的邪帝也是个蛇精病呀【你滚!所以大概是想写他们互为对方的药?

好吧,这东西写得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表达出这意思没_(:3」∠)_,我就一文盲别和我计较了QAQ。。。

虽然我是个渣渣可大家别嫌弃我来找我玩呀,催债点文聊天扯淡都可以!PO主蛇精病不吃药的!不然ASK都生灰了_(:3」∠)_【地址:http://ask.fm/wusetouming

-------------------

01

苏万觉得吴老板最近很不对头,因为作为一个蛇精病末期患者,吴邪一夜之间病情忽然好转成了轻微症状,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感”更多的是像暴风雨前夕的宁静。

“你发现没有,自从那个凭空出现在老大帐篷里的面瘫帅哥加入队伍后,老大就很少发病了!”苏万为自己敏锐的洞察能力点了三十七个赞,并且迫不及待地和好兄弟黎簇分享了这一重大发现,毕竟若吴邪这只是“恶化”前的回光返照的话,等到他病入膏肓发起疯来,他和黎簇可没有其他人那样能反抗的身手。

在汪家上了专业补课班的学渣黎簇同学第一时间认可了学霸苏万同学的观点,用他的话来解释便是——连苏万这个傻逼中的战斗机都在仅仅两天的时间内察觉出吴邪的不对劲儿,那么吴邪现在的状况就是真的“很不正常”。

“什么是正常和不正常?”黑眼镜边往锅里面削胡萝卜边问这俩倒霉孩子。

蛇精病都能当成正常人了这个世界还能叫正常吗?在心底COS马教主咆哮的苏万在明面儿上十分淡定从容地从包里拿出一本词典,照本宣科道:“所谓‘正常’即‘符合一般的情况、规律或习惯’。”

黑眼镜盯着那本词典几秒,随即就从苏万手里面夺了过来,然后翻了翻几页,像是在验证这真的是一本来自人民出版社的红皮壳子书,同时黎簇在心底暗自发誓,他绝对有看到黑瞎子的嘴角神经刚有在抽搐。

”你看出什么了吗?”苏万忍不住问。

“嗯。”黑眼镜点点头。

“怎么样?”

“词典是正版的。”

卧槽!如果不是打不赢苏万真的想揍得他和粽子同模,可惜现实里他只能接受来自黎簇的白眼,并深深的自我检讨怎么老忘记这家伙也是个深井冰!

黑眼镜完全不关心熊孩子们的心理活动,直接撕下三页纸扔火里,口头上还给出了较高赞扬,“不错,这样烧出来的汤都一股书香味!”

 

02

在黑眼镜这里碰了一鼻子灰的两人没有气馁,且败且战地转移了突破目标。

王胖子喝着苏万进贡的爽歪歪对着远方发出了深情的感叹,啊~还是娃哈哈AD钙奶好喝!

“胖哥你就和我们说说呗。”苏万摸杆子上树问道。

“说什么?”胖子不解地回问他。

“就是吴老大和那位新来的小哥是啥关系?为什么那小哥一来咱们老大就不对劲儿了?”说着苏万冲胖子递了个眼色,胖子吃不准他在玩什么幺蛾子便顺着他的示意方向看去——吴邪坐在不远处的枯树下半仰着头望天,下一秒当他准备点烟的瞬间,就连火带整包烟被张起灵给抽走。吴邪转过头和张起灵对视了三秒,然后随手扯了根野草就叼嘴里,继续和天空眉目传情。至于张起灵,这个闷油瓶子一样的男人从来都是把天空和天花板当成自家大小老婆的主,所以两个大男人一起四十五度抬头仰望天空的明媚忧伤画面,在苏万的眼里除了变态就剩诡异。

“哦?怎么不对劲儿了?”胖子打心眼儿里觉得现在的小孩子心思太难懂,说话没头没尾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脑残?

“就是……就是……”苏万一时间也找不到形容词,便用求救的眼神看向黎簇。

黎簇又看了眼“望天二人组”,说:“老大是不是太安静了。”

疑问句的词用的却是陈述句的语气,看来黎簇是笃定了吴邪和张起灵之间关系不一般,身为吴邪选的“继承人”还是有点慧根。

胖子把空了的塑料瓶扔远,站起身拍拍裤子上的沙,对他们说:“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转念又道,“小破孩没事瞎八卦什么,滚滚滚,一边儿玩沙子去!”

把两人成功赶离出了观察张吴两人的范围后,胖子就朝黑眼镜方向走去,对于胖爷来说“早饭吃什么”“午饭吃什么”“晚饭吃什么”永远都被列为人生三大难题,但黎簇还是依稀听到他边走边嘀咕着什么“一个有病,一个有药,天生一对”。

 

03

吴小佛爷这两天很是头疼,好在这种头疼不是蛇引起的,但它却比摄取费洛蒙后的后遗症来得更为麻烦,因为它的源头来自于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此刻就在他身边,名字叫“张起灵”。

据吴邪了解,闷油瓶是两天前的半夜三点多摸进他们营地的,当时守夜的人是黑眼镜,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吴邪一觉醒来发现身边还躺着这么一个货,而其他人在见到同自己一起钻出帐篷的闷油瓶时全都一脸震惊的傻逼样,用九头蛇柏的智商都能想到是瞎子给大张哥放的水,指的门。

“小吴,来来来,跟组织好好说说,当你一睁眼见到小哥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不是揍他?”

 揍老张家的族长大人?胖爷,我是不是该谢谢你如此看得起我?吴邪有点高兴,原来在他人眼里自己已经这么狂霸酷拽叼了吗!

虽然吴小佛爷现在有的是那个胆子敢揍闷油瓶,身手也比八年前好了太多,但放在闷王面前,还是只有被撂倒任草的份儿,而和八年前相比,区别也仅在于能挣扎一下。

不过话说回来,吴邪睁眼见到熟睡在自己身边的闷油瓶,第一反应还真不是揍他,连第二反应、第三反应都不是。

他的第一反应是找昨天晚上不晓得被他自个儿扔到哪儿去的假发,妈蛋,这么多年了,老子都从青年才俊变身成光头大叔了,这瓶子怎么还是一副祸害天下的模样!头发还那么长!尼玛信不信我把它也给刮秃了!

当然这么KY的想法只存活了0.5秒不到,“闷油瓶提前出门看样子计划起到了作用”这一条就立马占据了吴邪的大脑。

 

04

张起灵醒来就看见吴邪一边抽烟一边直愣愣地盯着自己瞧,那目光好像是对着自己的头发?他这些年在青铜门后虽然没有如吴邪所想的腋毛拖地,头发确实是长长了不少,发尾已经抵肩。再瞧吴邪,样子和八年前倒是没多少变化,但整个人的感觉却不一样了,眼睛里面多了太多本不应该属于他的东西。

“……”

“……”

“看够了吗?是不是被爷的熟男气息折服了?兄弟一场,等下帮你打整得和爷一样帅气。”

张起灵不接他的话只静静地看着他,吴邪也不躲闪让他看个够,只是在感觉到对方的目光落在脖颈处后,吴邪有意无意地低头抽了一大口烟,然后把烟头踩灭,说:“走吧,吃早饭去。”

至于其他人见到他从吴邪的帐篷里出来那副惊得下巴都要落地的模样,张起灵不会去在意,只是饭后吴邪真的拿出一把剪刀说要帮自己剪头发时,他难得表情变化地挑了下眉毛,最后还是坐下来任对方在他头上作业。

 

05

容颜不变的男人路过了太多时间经历了太多沧桑,他的路太漫长,以致于让他习惯了不在表露出任何情感,因为没有必要;前二十年一直没心没肺只需担心房租水电早中晚饭什么时候才能摆脱魔法师身份的小老板,十年之间被迫背负上近千年来亡者所留存下的真相,手腕上的十七条伤疤,每一刀,割裂的不止是肉体,还有灵魂……

 

天真是什么?

抱歉,吴邪给不起,也还不上。

 

多年后连黎簇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当年会鬼使神差地抢过苏万的手机拍下了这一幕,沙海的太阳在地上画出那两个人的影子,像是一个已经等待了太久的拥抱。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17 )

© 無一不還 | Powered by LOFTER